父親車禍昏迷,公司瀕臨破產,她是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掃把星! 轉眼,她帶著兒子,閃婚嫁給帝國最年輕的少將!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0-02-05 16:36:39


您看此文用

??·?

秒,轉發只需1秒呦~





?

1.書名:盛世軍寵

2.章節:2046章完結

3.大?。?642KB

4.售價:56.99


?

正文

? ?? ?



【文案】


父親車禍昏迷,公司瀕臨破產,她是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掃把星!


轉眼,她帶著兒子,閃婚嫁給帝國最年輕的少將!


傳聞秦少將高冷矜貴,不近女色,卻唯獨把她寵上天!


后來她問:“我的名聲那么差,你為什么還要對我那么好?”


他只說了一句話:“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我想守護的,除了國家以外,只有你!”


【1V1男女主身心干凈】


作品標簽: 寵文、總裁、獨寵、寶寶、軍婚

==================


  ☆、第1章 別再認錯了


  青春時,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夜晚與你,同枕而眠;清晨在你,懷中醒來!

  秦錚,我知道,死心塌地,不給自己留一點后路的愛,是沖動、愚蠢、也是最不明智的。

  可我只會這一種愛法。

  所以秦先生,秦太太的余生,請你指教!

  ——喬嘉一

  暗夜,寂靜無聲。

  昏暗的總統套房內,淡淡的月光穿透層層紗質的窗簾傾灑進房間。

  黑暗中,男人銳利如鷹隼般的黑眸往外散發著冷芒,他極力的想保持大腦的清明,但因為體內的藥力作用,全身的血液在血管中沸騰!

  大掌落在喬嘉一的一側臉頰上,粗糲的手指在她細膩凝滑如羊脂玉一般的肌膚上微微摩挲,下一秒,夾帶著好聞酒香氣的溫熱氣息整個撲灑在喬嘉一的臉上。

  細細密密的吻,旋即落下……

  新生的青胡茬輕摩嬌嫩的肌膚,帶來酥麻的觸感,喬嘉一不由得弓起了身子!

  細瘦的胳膊圈住男人的脖頸,她伸長了脖子,竭力的躲避著男人不停落下的滾燙的吻。

  “秦,秦錚,我是誰?告訴我!我是誰?”

  糯軟的聲音中夾帶著哭腔。

  喬嘉一沒有等到男人的任何回答,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讓她疼的不由痛.吟出聲,抱住男人后背的手指彎起,尖利的指甲,狠狠地刺進男人的后背。

  她看著天花板,漂亮的杏眼中氤氳上了一層淡淡的霧氣,目光漸漸變得迷離起來。

  “秦錚,我是喬嘉一!你記??!我是喬嘉一!我是喬嘉一!”

  “你這個混蛋……別再認錯了!”

  潸然落下的淚水順著臉頰流進墨黑的發中。

  索取仿佛無休無止,喬嘉一痛到極致,昏了過去。

  再醒來時,天色依舊昏暗。

  身子酸痛,猶如被大卡車碾過一般。

  一條結實的鐵臂搭在她的腰間,緊緊地將她箍制在男人的懷里。

  喬嘉一將臉轉向秦錚,睜著墨黑的大眼睛,借著幽暗的月光,仔細的看著他的臉。

  與秦錚同校七年,優秀的秦錚從頭到尾都穩坐校草寶座!

  他的五官深刻立體,整個面部輪廓如同刀刻一般完美。

  他仿佛會發光,只要站在人群中,就會牢牢的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暗戀,傾慕他的人不計其數!是眾人心目中的男神!

  可惜的是,男神整個人都往外散發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輕抿嘴角時,眉眼間銳利冷涔,生生將那些傾慕他的人,隔絕在千尺之外。

  喬嘉一便是之一。

  喬嘉一抿起紅唇,羞紅著臉輕笑,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隔空描繪著他的五官。

  從眉毛,到眼睛,再到鼻尖,最后是他性感的薄唇……

  她猶豫了一下,然后將唇湊過去,輕輕的印在他的唇上。

  整個鼻息之間,都是獨屬于他的熟悉味道。

  后腦勺突然被大手按住。

  喬嘉一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她這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秦錚已經睜開了眼睛。

  深邃闃黑的瞳仁中,倒影著她的影子!

  貝齒被撬開,秦錚加深這個吻,霸道的長驅直入。

  而后,翻身將喬嘉一壓在身下。

  夜,更深了。

  索取,直到天蒙蒙亮才結束,秦錚躺在喬嘉一的身側,沉沉睡去!

  喬嘉一艱難的從床上坐起來,用薄被裹住身體,赤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

  酸軟的腿幾乎無力,她剛走了兩步,就脫力摔倒在地上,扶著一旁的床沿才勉強站起來。

  喬嘉一不由得暗罵了一聲:禽獸!


  ☆、第2章 被偷走的愛情


  到浴室短短的五米距離,喬嘉一卻整整挪動了兩分鐘才進去。

  洗了澡,身上的酸軟情況稍稍好轉。

  喬嘉一裹著浴袍從浴室中出來。

  將昨天被秦錚扔在地上的衣服撿起來,往身上比劃了幾下,喬嘉一這才發現,秦錚那個禽獸竟然把衣服都撕碎了。

  如同布條一般的襯衫,跟撕成布片的半身裙根本沒法往身上穿。

  喬嘉一咬了咬下唇,懊惱的瞪了一眼沉睡著的秦錚。

  拖著沉重的身體,走到臥室外的套件,用桌子上的座機,撥通前臺的電話:“一套女裝,謝謝?!?/p>

  喬嘉一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無處不在的青紫痕跡,向電話里補充了一句:“要長袖長褲,均碼號就可以?!?/p>

  酒店對面不遠處就是商業街,短短十分鐘后,門口就響起了敲門聲。

  喬嘉一懶懶的坐在沙發上,渾身的酸痛,讓她不愿意去開門,直接道了聲:“進來吧?!?/p>

  讓她沒想到的是,隨著送衣服的酒店員工進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女人。

  方家怡!

  喬嘉一下意識的攏緊了浴袍領口,將露出的青紫痕跡全部遮住。

  她警惕的盯著方家怡的臉:“你怎么在這兒?”

  縱然喬嘉一反應迅速,方家怡還是眼尖的看見她那一身的青紫痕跡,眼睛中,騰地升起了一股子的怒火。

  她大步沖到喬嘉一的面前,伸手就去扒喬嘉一的浴袍。

  渾身酸軟無力的喬嘉一哪是她的對手,掙扎中,領口被她整個撕扯開,露出大片肌膚,以及肌膚上青的、紫的、紅的指痕、牙印。

  喬嘉一胸前的精彩痕跡,刺痛了方家怡的眼。

  因為憤怒,她的臉,漲的通紅。

  胸口劇烈的上下起伏,方家怡咬著牙,一巴掌重重的扇在喬嘉一的臉上:“你不要臉!”

  這一巴掌,用盡了方家怡的全部力氣。

  喬嘉一的臉,一下子就紅腫了起來,臉頰上,五個清晰地指印浮現在白皙的臉上!

  送衣服的侍者一看氣氛不對勁,將衣服放在沙發上,匆匆離開。

  喬嘉一冷了臉,她一把將方家怡推開,重新攏緊衣服:“就你要臉行了吧!”

  說完她站起身,拿起一旁的衣服,往臥室走去。

  “不準走!”方家怡伸手拽住喬嘉一的胳膊,紅著眼質問:“喬嘉一,秦錚是我的男朋友,你勾引他,跟他上床,對得起我嗎?”

  “誰勾引他了?方家怡你說話注意點,別沒事就血口噴人!我可不是你那些愚蠢追隨者,容忍你今天詆毀這個,明天羞辱那個的!”喬嘉一回頭,瞪了方家怡一眼。

  “秦錚是我男朋友,你敢說你沒勾引他?沒跟他上床?”說到這兒,方家怡想起自己跟秦錚在一起兩年都沒能跟他上床,而自己馬上就要出國,再不下手就沒機會了,于是昨晚鋌而走險給秦錚下藥,結果陰差陽錯卻被喬嘉一這個女表子捷足先登!

  她的算計,全都便宜了喬嘉一!

  一想到這兒,方家怡就恨不得將喬嘉一碎尸萬段!

  她拽住喬嘉一胳膊的手不由自主的開始用力,她惡狠狠的瞪著喬嘉一,咬牙切齒的道:“喬嘉一,我們好歹同寢四年,勾引我男朋友,你對得起我嗎?”

  喬嘉一的胳膊被掐的變形,鉆心的疼!

  她忍無可忍,重重的將方家怡甩開:“到底是誰對不起誰?方家怡,你別忘了!一開始,根本就是你冒充我的名字,才能跟秦錚談戀愛!”

  大學,天南海北的女孩能相聚在一間寢室內,本就是緣分!

  而遇見一個名字同音不同姓的室友,更是天大的緣分!

  喬嘉一!方家怡!

  名字同音不同字!

  本以為是老天眷顧的緣分,結果卻被她冒充了自己的名字,搶走了暗戀多年的男神,偷走了本來屬于自己的愛情!

  這種被背叛的滋味,喬嘉一想起來,就覺得心臟,鉆心的疼!


  ☆、第3章 瀉火的女人


  方家怡臉色一白,有些心虛的別過臉去,避開喬嘉一含著詰問的目光。

  她兀自強撐著,強辯道:“誰冒充你的名字了?秦錚找的人叫【jia】【yi】,誰知道他找的人是家怡還是嘉一?”

  聽著方家怡強詞奪理的話,喬嘉一冷笑出聲:“方家怡,一開始你不知道,但你敢說到后來,你也不知道嗎?如果你真的不知道,為什么在跟秦錚在一起之后,還藏著掖著不讓我跟他碰面?他請同寢的室友吃飯,夏婉和林雅夢她們全去了,你卻故意瞞著我,不告訴我!如果不是我在校門口碰見,你是不是還要瞞著我一輩子???”

  “那天是你自己臨時有事,我說要請你吃飯的,是你自己不去,現在又怪我嘍?”方家怡怒視著她。

  喬嘉一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冷聲道:“那你怎么不直接說,是你男朋友請吃飯?而且夏婉、林雅夢室友全都去?這你怎么不說?還不是因為心虛!”

  方家怡咬了咬下唇,望向喬嘉一的目光中,滿是嫉妒與怨恨:“我就是心虛怎么了?你知不知道?我跟秦錚在一起兩年,他卻從不碰我,就算是我脫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看也不看我一眼,雖然他口口聲聲的說心疼我,怕傷害我,要將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可我就是知道,他根本不愛我!喬嘉一,我明明比你長得更漂亮,比你更優秀,比你成績好!但憑什么所有人都喜歡你?就因為我的家庭條件不如你嗎?包括現在也是!”

  說著,方家怡咬牙切齒的靠近喬嘉一,伸手將她攏緊的領口扯開,指著她胸前的青紫痕跡,惡狠狠的道:“他明明說過要將第一次留給我的!現在卻碰了你!”

  “喬嘉一,你這個賤人!”她越說越激動,抬手就要往她的臉上扇去。

  第一次被方家怡扇巴掌,是因為她沒有防備。

  現在有了防備,自然不會眼睜睜的任由巴掌落到自己的臉上。

  喬嘉一抬起胳膊擋住方家怡扇過來的手,而后用另外一只手鉗制住她的手腕,用力的將她甩到一旁的沙發上:“方家怡,你發什么瘋?我都聽林雅夢說了,你從沒跟秦錚說過,你要出國,而且就在昨晚跟他提了分手!現在又做出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樣給誰看?”

  方家怡的身子重重的摔在沙發上,不過沙發很柔軟,并沒有摔疼她。

  “就算我要跟他分手,你就能爬他的床了?他不管怎樣,都曾經是你室友的男朋友,喬嘉一,你要不要臉?”她說著說著,聲音漸漸低了下來,最后竟捂著臉哭了起來:“你以為我為什么要跟他分手?他根本就不愛我,他愛的,根本就是記憶中的那個叫【jiayi】的人罷了!”

  那你做秦錚女朋友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的男朋友,你的愛情是偷的我的?

  但看方家怡哭的傷心,喬嘉一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這些話再也問不出來。

  她抽出一張紙巾,遞到方家怡的面前:“擦擦吧?!?/p>

  方家怡卻一把將那張紙巾奪過來,然后團成一團,重重的砸到喬嘉一的臉上。

  抬起滿是淚痕的臉,兇狠的瞪她:“誰要你假好心!”

  紙團砸在臉上并不疼,但那種被羞辱的感覺,卻讓喬嘉一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方家怡騰地站起來,一步一步將喬嘉一逼至墻角:“喬嘉一,就算你睡了秦錚又怎樣?昨晚他被我下了藥,意識不清,今天醒來根本就不會記得你!在他的眼里,你就是個瀉火的女人而已!跟女支女一樣!”


  ☆、第4章 床單上那抹紅


  “那也比你強啊,你可是脫光衣服,想當女支女被他睡,都沒機會呢!”喬嘉一不甘示弱,反唇相譏。

  方家怡氣的咬牙,她冷哼一聲:“那咱們就走走看,看誰能笑到最后!”

  喬嘉一輕哼道:“走走看就走走看,我還會怕你這個冒牌貨?”

  ‘冒牌貨’三個字,刺痛了方家怡敏感的神經。

  她緊緊地咬住了貝齒,雙手不由自主的緊握成拳,修剪的尖利的指甲,狠狠地刺進她的手心,嵌進了肉里。

  手心里尖銳的疼,她卻恍若未覺。

  方家怡瞠圓了眼睛瞪著喬嘉一,眼底滿是怨毒的神色:“喬嘉一,賭一把吧!在今天的飛機起飛前,咱們兩個誰都不許先聯系秦錚!就賭他會第一個聯系誰?你覺得怎么樣?”

  昨晚是方家怡和喬嘉一的送別聚會,她們分別選擇了前往法國巴黎的音樂學院,以及美國紐約的音樂學院深造,而且離開的飛機,都定在了今天。

  只不過,喬嘉一飛巴黎的機票是在中午十二點,而方家怡飛美國的機票,是在晚上。

  賭局沒開,方家怡就占了整整一個下午的上風!

  何況……

  喬嘉一苦笑一聲。

  秦錚根本就沒有她的電話號碼!

  “我不跟你賭!”喬嘉一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一個白眼,直接利落的拒絕。

  她不愿意再跟方家怡糾纏,這沒意義!

  她推搡著將方家怡趕出房間。

  喬嘉一換上了衣服,又忍不住推開主臥的門,躡手躡腳的走到大床邊,深深地凝望了秦錚許久。

  太久了,她暗戀他已經太久了!

  秦錚緊閉的雙眸倏然睜開,銳利如鷹隼般的眼神落在喬嘉一的臉上。

  喬嘉一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轉過身去背對著他。

  心,不受控制的噗通噗通狂跳,仿佛要跳出心臟。

  慌亂之下,又有些期待。

  身后卻靜悄悄的,半天都沒有動靜。

  喬嘉一小心翼翼的轉過頭去,這才發現,秦錚他剛剛根本沒醒。

  他依舊緊閉著雙眼沉沉睡著,呼吸平穩均勻。

  喬嘉一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復雜的眼神落在他的臉上。

  見他沒醒,喬嘉一覺得慶幸的同時,又感覺到了有些許的失落。

  喜歡他,怕他知道,又怕他不知道。

  可最怕的,卻是他已經知道,但又裝作不知道!

  喬嘉一垂下的眼簾,遮住了眸底的黯然神傷,轉身走出臥室,最后輕輕闔上房門。

  她仔細的將房間里屬于自己的痕跡全部清除干凈,這才離開總統套房。

  方家怡怕喬嘉一趁著自己不在,再勾引秦錚,一直等在門外。

  等喬嘉一出來,才跟她一同乘坐電梯離開酒店。

  *

  刺目的日光穿透層層的紗幔,落到房間里的大床上。

  陽光所到之處,將物品全都染上了一層白光。

  秦錚從睡夢中沉沉醒來,他睜開眼睛,卻被一道刺眼的白光閃到了眼睛。

  他條件反射般的閉上了眼睛,低哼一聲,****的胳膊從光滑的蠶絲被中伸出,遮擋住刺眼的太陽光。

  驀地,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幕幕旖旎的畫面。

  黑暗中,男人起伏的身體,女人熱情的回應,低吼與嬌吟相互交織在一起……

  秦錚騰地從床上坐起來,掀起被子。

  果然,他的身子一絲不掛的光裸著。

  皺巴巴的白色床單上面,一朵殷紅的桃花,妖嬈盛開。


  ☆、第5章 她已經走了


  秦錚的大腦‘嗡’的一下子炸開,全身的血液在瞬間涌上大腦。

  額頭隱隱作痛,秦錚閉上眼睛,抬手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

  “秦,秦錚,我是誰?”

  “秦錚,我是喬嘉一!你記??!我是喬嘉一!我是喬嘉一!”

  “你這個混蛋……別再認錯了!”

  耳朵似乎有女人輕聲低喃,腦海中模糊的畫面漸漸變得清晰。

  一張介于女孩與女人中間的清麗面容,浮現在秦錚的眼前。

  喬嘉一?

  嘉一?

  秦錚英氣的劍眉微微蹙起,闃黑冷涔的黑眸中閃過一抹迷茫的神色。

  “秦錚,你撐住……千萬要撐住,不要睡著了。我們馬上就到山腳了……馬上就有醫生了,你撐住……”

  “秦錚,我是嘉一……”

  糯軟的女聲與記憶中最深刻的聲音相重合,音色出奇的相似!

  秦錚驟然瞪大了眼睛!

  是她!

  他掀開被子下床,如同一陣風似的沖進浴室。

  他迅速沖了一個戰斗澡,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離開房間的一瞬間,他的目光突然被床邊地板上的角落里,一個小小的亮光吸引。

  他不由自主的走過去,將被陽光照耀而反射著亮光的東西撿起來

  這是一條做工精致的粉鉆手鏈,不過手鏈的鏈子已經從中間斷裂。

  似乎是被人粗魯的扯斷的。

  秦錚仔細的看了看,發現在一個粉鉆鉆石的后面,刻著一個小小的字母‘Q’。

  這條手鏈,大概是昨晚的女孩,不小心遺留下來的。

  他將手鏈團成一團,放進貼身的口袋中,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領口,快步離開酒店。

  回市區的路上,他撥通秦臻的電話:“喬嘉一在哪里?”

  秦臻是秦錚的堂兄弟。

  “二哥,你問嫂子???她應該在學校吧,我聽說她要出國了,是今天傍晚的飛機。二哥,這事你應該知道……”吧?

  喬嘉一與方家怡音色相近,秦臻正忙著自己手里的事情,沒注意聽,還以為秦錚說的是方佳怡。

  所以秦臻的話沒說完,就被秦錚不耐煩的打斷:“我問的是喬嘉一!不是方家怡,還有,我跟她已經分手了!你以后別跟我提她!”

  提起方家怡,秦錚的眉間閃過一抹的厭惡。

  他生平最討厭的就是被人算計!

  她有膽子算計他,就要有膽子承受他的怒火!

  “哦,分手了!”秦臻眼睛一亮,興沖沖的道:“分手好啊,二哥,我早就跟你說了,方家怡那小娘們不適合你,她心機多著呢,之前在皇城跑馬俱樂部,她……”

  “閉嘴!”秦臻哪都好,就是一點話嘮,讓秦錚不堪忍受?!澳阙s緊打聽打聽,我要見喬嘉一?!?/p>

  “喬嘉一?她是誰?”

  “你廢話怎么這么多?”秦錚擰眉。

  “好好好,我去查!”秦臻掛斷了電話,半分鐘后又重新打了過來:“二哥,喬嘉一去了巴黎,半個小時前的飛機?!?/p>

  “知道了?!鼻劐P說完,掛斷了電話,將秦臻八卦的那句‘二哥,你說說唄,她誰???’堵在了嗓子眼。

  秦錚煩躁的將手機的扔在副駕駛的座位上,手指轉動方向盤,啟動了車子,卻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開。

  電話鈴聲驟然響起,秦錚隨意的掃了一眼。

  屏幕上,‘方家怡’三個大字歡快的閃動著。

  秦錚側身撈起手機,點了拒接后尤覺得不解氣,直到將她拖進了黑名單才作罷。

  扔下手機,他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瞬間如同離弦的箭一般,極速融進車流當中。


  ☆、第6章 準新郎官出軌


  五年后,平城市第一人民醫院。

  喬嘉一從重癥ICU里出來,等在門外的舒苑忙迎了上去,一臉擔憂的問:“喬叔叔怎么樣了?”

  舒苑是平城市第一人民醫院婦產科的實習醫生,作為喬嘉一的發小兼最好的閨蜜,她聽喬嘉一說想見住在重癥ICU里的父親喬衛,忙跟科室的主任請了假,陪她過來。

  喬嘉一解開臉上的一次性口罩,滿面愁容的搖了搖頭:“還在昏迷當中?!?/p>

  舒苑關切的握住喬嘉一的手,安慰她道:“你別擔心,喬叔叔會好的?!?/p>

  “嗯?!眴碳我稽c了點頭,她抬腕看了一眼時間,說道:“舒苑,我得走了。我跟肖凡約好了,下午三點鐘,在民政局門口碰面?!?/p>

  “嘉一……”舒苑欲言又止。

  “嗯?”

  舒苑的目光突然變得凝重了起來,她緊緊地盯著喬嘉一的眼睛,問:“就這么嫁給一個認識不到一個星期的人,你甘心嗎?”

  喬嘉一眸光變得黯淡下來,她的嘴角溢出一抹苦澀的笑來:“舒苑,這不是甘不甘心的問題,而是我必須得嫁!”

  “嘉一……”舒苑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的心疼來。

  “我爸現在在重癥監護室里續著命,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醒。喬氏的資金又出了問題,董事會里那幫老狐貍,說我一個女孩子家,遲早得嫁出去跟別人的姓,而喬氏不能改成什么王氏、李氏、張氏的!他們口口聲聲說是為了以后喬氏好,天天開會逼著我交出執行總裁的位置。我回國兩個月,也撐了兩個月,現在實在沒辦法了?,F在只要能保住我爸的心血喬氏,不落到別人手里,別說是招贅結婚,就是讓我折壽十年,我也愿意?!眴碳我徽f著,眼圈漸漸地紅了。

  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她仰起頭來,努力的將眼淚倒流回眼眶。

  她吸了吸鼻子,將手從舒苑的手中抽出來:“我走了,你回科室吧,別讓人說閑話?!?/p>

  “好,那你路上慢點?!笔嬖犯鷨碳我坏绖e,然后站在原地,憐惜的看著喬嘉一瘦削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北方的十月底已經很冷了,天空陰沉沉的,灰黑色的烏云在天空上翻騰。

  明明是下午,天卻陰的像是傍晚一樣。

  喬嘉一從醫院里出來,寒流襲來,冷風透過她大衣的領子直往她脖子里鉆。

  她攏緊了衣服,疾步走到車前,俯身坐進了車后排:“周叔,去民政局?!?/p>

  周叔是喬嘉一的父親,喬衛的專屬司機。

  從喬衛發跡之初就跟著他,喬嘉一幾乎是他看著長大的。算是喬嘉一的半個長輩,她很尊敬他。

  車子緩緩行駛在車道上,喬嘉一倚在靠背上,疲憊的閉上了眼睛,沒過多長時間,就睡著了。

  她的眉頭深深地蹙著,就算是在睡夢中,愁容,也無時無刻不在伴隨著她,不給她半點喘息的機會。

  周叔透過后視鏡看了她一眼,將車內的暖氣開的更足了。

  尖銳刺耳的短信提示音驟然響起,周叔皺眉一皺,余光瞥了一眼后視鏡,果然,喬嘉一已經被這動靜吵醒。

  喬嘉一睜開眼睛,低聲喃了聲:“最近太累了,我竟然在車上睡著了?!?/p>

  說著,她拉開包包的拉鏈,將手機拿出來。

  短信是曾經的大學室友林雅夢發來的,是一張圖片。

  照片上,林雅夢與喬嘉一的準新郎官肖凡,正在激吻。

  兩個人都袒露著肩膀,像是沒穿衣服的樣子。

  而照片的背景,更是熟悉的刺眼。

  喬嘉一臉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周叔,去御景園的新房!”


  ☆、第7章 各取所需


  周叔有些驚訝:“小姐,不去民政局了?”

  “不去了!”喬嘉一的目光冷若冰霜,周叔識趣的沒有再問。

  他在前方的路口轉彎,駕駛著車子,飛速的朝著御景園的方向駛去。

  喬嘉一讓周叔等在樓下,自己一個人獨自上樓。

  新房是喬家買的,喬嘉一自然有新房的鑰匙,但她沒有選擇用鑰匙開門,而是伸手按響了門鈴。

  門內沒有應答聲,喬嘉一過了半分鐘,再次按響了門鈴。

  這次過去了十秒鐘左右,門內傳來一聲嬌滴滴的女聲,嗲里嗲氣的,喬嘉一瞬間便認出了,這是林雅夢的聲音。

  “誰呀?”

  房門被打開,林雅夢看到喬嘉一好似很意外。

  她‘哎呀’了一聲,身子故意往后退了一步,松垮垮的浴袍頓時向兩邊散開,露出胸前的吻痕。

  房門大敞開,喬嘉一一邊進門,一邊面無表情的朝她身上掃了過去。

  林雅夢慌亂的裹緊浴袍,將胸前的吻痕遮住,尷尬的看著喬嘉一:“你……你怎么來了?”

  她雖做出一副尷尬的模樣,但喬嘉一看得出,她的眼底,滿是得意。

  喬嘉一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嘉一,你怎……怎么能這么說呀?”

  “林雅夢,你還裝什么呀?”喬嘉一撇了撇嘴角,往主臥走去:“在我跟肖凡領證的關鍵時候,發這種圖片給我,地點還是在我們的新房,你說不是故意引我過來捉奸,我都不信!”

  “什么捉奸???喬嘉一你現在說話怎么這么難聽?”林雅夢追上喬嘉一,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我讓你來,就是想告訴你,肖凡是我男人,他不會跟你領證的,你跟那個快要破產的喬氏,不要拖累他!”

  “我知道了?!眴碳我徽Z氣淡淡的,她目光瞟了一眼她被拉住的胳膊,示意林雅夢放手。

  喬嘉一平靜的樣子太出乎林雅夢的意料,她有些愣,不高興地板起臉:“就這樣?你不說點別的嗎?”

  “說什么?質問你嗎?質問你為什么要插足我和肖凡之間?還是罵你?罵你是小三,第三者?”喬嘉一像是看白癡一樣看著林雅夢,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嘲諷道:“別鬧了,我跟肖凡的婚約就是各取所需罷了。他找再多的小三小四我都不在乎?!?/p>

  “你們喬氏都要破產了,能帶給肖凡什么???各取所需這四個字,虧你能厚著臉皮說出來?!绷盅艍羝擦似沧?。

  好歹是大學室友一場,喬嘉一不愿意跟林雅夢計較。

  畢竟被狗咬了一口,總不能再咬回去。

  以后避著點再別見面就行了。

  她抬手將林雅夢拽著自己胳膊的手拂去,問:“肖凡呢?”

  “他在洗澡?!绷盅艍粽f著,挺了挺胸脯,張開的領子故意露出那些刺眼的吻痕,眼底閃著得意的光。

  喬嘉一視若無睹,與平淡的語氣道:“那就請你轉告他。結婚證不領了,他出局了?!?/p>

  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臨走不忘補充一句:“這是我的房子,麻煩走的時候把你們留下的臟東西扔出去?!?/p>


  ☆、第8章 生過野種的二手貨


  “你罵誰是臟東西呢?”尖利的女聲劃破耳膜,手腕被人緊緊地拽住,卻不是林雅夢。

  主臥的門被人豁然拉開,一身水汽的肖凡站在臥室的門口。

  他只在腰間圍了一條浴巾,健壯的上身光裸著,頭發還在濕漉漉的往下滴著水,目光陰沉的盯著喬嘉一。

  他大手緊緊的攥著喬嘉一的手腕,用力一扯,便將喬嘉一扯到了自己的懷里:“你剛剛說什么,再說一遍?”

  “你干什么?放開我!”喬嘉一反手甩給肖凡一個重重的巴掌。

  ‘啪——’的一聲脆響,肖凡的臉上,浮現出五枚清晰可見的紅指印。

  大衣上被肖凡身上未干的水跡浸染,出現斑斑點點的水漬。

  肖凡依舊緊緊地將喬嘉一鉗制在懷里,目光陰沉的仿佛要滴出水來:“你再說一遍?!?/p>

  “我讓你放開我!”喬嘉一拔高音量,瞪大眼睛不甘示弱的回視她。

  “收回你剛剛說的那句話?!毙し沧⒁暳藛碳我涣季?,突然道。

  “哪句話?”喬嘉一勾唇冷笑。

  林雅夢敏感的察覺到了肖凡的不對勁,上前將喬嘉一從他的懷里拉了出來,一把將她推開,敵視的瞪著她:“喬嘉一,你一個爬過別人床,生過野種的二手貨,還有什么資格挑三揀四的?我們家凡哥能看你一眼,你就該謝天謝地了,你竟然還敢打他!”

  “啪——”,又是一聲巴掌聲傳來。

  喬嘉一用盡全身的力氣往林雅夢的臉上扇去。

  林雅夢被打的偏過頭去,臉上火辣辣的疼,半邊臉都疼的沒了知覺。

  “我不僅打他,我還打你呢!”喬嘉一冷冷的在他們的臉上掃了一圈,譏諷道:“肖凡這種貨色,也就只有你這種沒眼界的才放懷里當成個寶貝,換成別人,指定一早就扔進了垃圾坑里!”

  說完,她伸出一只手指,指著大門的方向,高聲喝道:“滾出我的房子!”

  “馬上!”

  “你……”林雅夢跺了跺腳,面容有些扭曲:“外面那么冷,我們穿成這樣怎么出去?”

  喬嘉一翻了個白眼,“你冷,關我屁事?”

  “凡哥,人家懷孕了,怎么能受凍!”林雅夢撅起嘴巴,對肖凡撒嬌道。

  喬嘉一的眼中閃過一抹的諷刺:“喲,都懷孕了,看樣子是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都有孩子了還主動找上門去要求入贅到喬家,真是好算計!渣男!

  肖凡的眉頭皺了皺,對她道:“你去換衣服,我跟喬嘉一談談?!?/p>

  林雅夢看了喬嘉一一眼,眼中閃過一抹的忌憚。

  肖凡的臉色不太好,林雅夢縱然不情愿,但還是依言轉身進了臥室中。

  兩人走到客廳,肖凡在沙發上坐下,臉色有些難看:“今天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我會讓林雅夢把孩子打掉的,咱們的婚約繼續?!?/p>

  一條生命說不要就不要了!果然是渣男!

  喬嘉一冷笑著沒說話,她到想要瞧瞧,他還有什么下文。

  “你跟別人有過孩子的事我不在意,你說以后不跟我要孩子,我也可以答應,這事就當翻篇了,以后誰都不提了?!毙し蚕袷浅粤撕艽筇澮粯?,道:“待會兒我把林雅夢送走,晚些時候咱們再去領證?!?/p>


  ☆、第9章 你可真無恥


  “肖凡,你可真無恥!”喬嘉一面無表情的注視著他,一字一句的說道。

  肖凡眉頭擰成了川字,道:“喬嘉一,到此為止吧!不然你還想怎樣?喬家就是個爛攤子,別說是入贅跟你結婚了,就算是跟你走的近一點,都怕沾了霉運!整個平城除了我,誰還會幫你?他們躲都躲不及!”

  “那我也不跟你結婚!”喬嘉一瞪大了眼睛,怒視著肖凡:“就算是喬家破產了,我也絕不嫁給你這種渣男!”

  她的驕傲,不容許她在受此折辱時低頭!

  更何況她有精神潔癖,對于肖凡這種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渣男,她覺得惡心。

  她就是再落魄,也不跟其他的女人,共用一個男人!

  肖凡咬緊了牙,額頭上爆出條條青筋,他的面容扭曲,抬起了手想要打她,但最終沒舍得落下。

  喬嘉一冷笑:“你還想打我?”

  肖凡煩躁的抱頭怒吼了一聲,指著喬嘉一的臉,惡狠狠的吼道:“喬嘉一,你知不知道?你根本就不是喬衛的親生女兒!”

  喬嘉一恍若雷劈,她渾身僵硬的眨了眨眼睛,干笑一聲:“你開什么玩笑?!?/p>

  “我是不是開玩笑,你去驗證一下不就知道了?”肖凡湊近喬嘉一的耳邊,陰涔涔的道:“你見過親子鑒定中有99.99%的數據都比對不上的父女嗎?”

  喬嘉一的指尖微微的顫抖,手指僵硬的握緊成拳。

  嘴唇囁嚅著:“你騙我!”

  “我騙你有什么好處?”肖凡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嘉一,我本不想說出來的,是你逼我的。乖一點,跟我結婚,我幫你保守這個秘密。我保證,再也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啪嗒——’花瓶被碰倒,從桌子上掉下來,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喬嘉一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轉頭看過去。

  林雅夢站在桌子旁邊,臉色瞬白。

  她,什么時候站在哪兒的?聽到了什么?

  喬嘉一不由自主的將手指攥緊,心,緊張地被一只大手攥緊。

  肖凡深沉的眸子落到林雅夢的神色,眼神涔冷:“你聽到了什么?”

  林雅夢從驚懼中回過神來,緩緩抬起自己的手指,指著喬嘉一:“她,是個野種!”

  “閉嘴!”肖凡突然暴怒的大喝一聲。

  林雅夢卻出乎意料的大笑出聲,笑著笑著,眼淚便掉了下來。

  她的表情變得兇狠和猙獰:“肖凡!你別想跟她結婚!別想甩掉我們母子倆!”

  說完,她拎著包包,沖出房子。

  肖凡不去追她,反而拉住喬嘉一的手:“嘉一……”

  喬嘉一狠狠地甩開他的手:“滾出去!”

  “嘉一……”

  “我讓你滾出去,你沒聽見?”喬嘉一惡狠狠的瞪著他。

  “你……行!”肖凡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他指了指喬嘉一的臉:“你別后悔!”

  說完,他也不去換衣服,僅僅腰間圍著一條浴巾,就離開了房子。

  肖凡走后,喬嘉一頓時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身子順著墻壁,緩緩地蹲了下來。

  眼淚,再也抑制不住的從眼眶中流了下來。

  她不是……爸爸的孩子?

  五歲之后,就沒再見過媽媽,與爸爸相依為命長大。

  現在卻有人告訴她,爸爸……不是她的爸爸!


  ☆、第10章 現實就是一出狗血劇


  寂靜的空間內,手機鈴聲驟然響起,尖銳的聲音,一聲比一聲高亢。

  喬嘉一抹掉臉上的淚痕,從包里拿出手機。

  剛一接通電話,聽筒的那端便傳來一道稍顯刻薄的男聲:“四點董事會開門,你帶著肖凡一起過來?!?/p>

  喬嘉一張了張嘴,剛想說些什么,電話那端的人,卻已經掛斷了電話。

  她抿了抿唇,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現實如同一出狗血的戲劇,猝不及防的澆了她一頭。

  但生活總要繼續。

  就算她的身上沒有留著喬衛的血,但她依舊是他的女兒!

  他養她長大,她陪他變老。

  他的擔子,她來扛!

  喬氏是喬爸爸一生的心血,她絕不容許,喬氏落到別人的手里。

  喬嘉一從地上爬起來,因為長時間的蹲坐,她的腿已經麻了,站起來時又用力過猛,踉蹌之下,差點整個人栽倒。

  幸好她立即扶住了墻,才沒有摔倒。

  過了一會兒,麻痹的腿恢復正常。

  喬嘉一坐在沙發上,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先是傳來一聲聲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隔了一會兒,音樂聲漸漸變小,隨即一個吊兒郎當的男聲響起:“喂,喬姐,你怎么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喬嘉一深吸了一口氣,艱難的開口:“穆子宸,我想讓你幫我一個忙!”

  “幫忙?”穆子宸揚了揚眉毛:“什么忙?喬姐你說吧,只要我能幫到,就算是赴湯蹈火我也一定在所不辭!”

  “我不用你赴湯蹈火?!眴碳我蛔旖枪雌鹨荒酀男θ?,正式說出自己的請求:“肖凡出軌,我跟他鬧掰了,現在需要一個領證的對象。穆子宸,你也知道喬氏現在這個情況,我在今天四點董事會之前必須得有一個入贅的丈夫,你能不能幫幫我?不管你提出什么條件,我都答應!”

  穆子宸卻沉默了下來,許久才為難的道:“喬姐,不是我不幫你,而是……你知道的,像我們這種家庭,婚姻都是父母之言、家族之約,根本由不得自己做主!而且現在喬氏這種情況,又非得要求招贅,別說是我爸媽,就是我哥,也……”

  “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了?!眴碳我幻蚓o了唇,平靜的打斷穆子宸的話?!拔疫€有事,先掛了?!?/p>

  “喬姐——”

  喬嘉一掛斷了電話,穆子宸的話戛然而止。

  重重的吐了一口濁氣,喬嘉一揉了揉有些脹痛的太陽穴,繼續翻通訊錄,打電話。

  但不管她撥通多少通電話,對方無一不是一臉為難的拒絕她。

  包括之前喬氏沒出事時,那幾個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獻殷勤的小開,現在一個比一個撇得快,一個比一個躲得遠!

  眼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喬嘉一焦慮的皺緊了眉頭。

  四點鐘的董事會,肖凡不會出現,而她如果一個人過去,而沒有一個入贅到喬家的丈夫……

  喬嘉一幾乎可以預見,董事會里那些血緣淡薄的堂叔、堂伯一定會跳起來,用丑惡的嘴臉,逼著她交出喬氏的核心大權!

  如果她是男孩子就好了!

  如果她是男孩子,那些堂叔、堂伯就不會用女孩子終究是別人家的人,這種荒唐的原因,逼她交權!


  ☆、第11章 被結婚


  挫敗感鋪天蓋地的襲來,喬嘉一無力的捂住了臉,無助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離四點鐘還有十五分鐘,喬嘉一離開御景園的新房。

  從小區里出來,喬嘉一裹緊了身上的衣服,低著頭避開迎面吹來的寒風,快步走向停在小區門口的車子,迅速拉開車門,一溜煙鉆了進去。

  “周叔,回公司?!避囎永锱瘹忾_的很足,但喬嘉一還是覺得很冷。搓手取暖的同時,她語氣有些疲憊的開口。

  周叔一邊發動車子,一邊擔憂的從后視鏡中看了一眼喬嘉一:“小姐,肖先生……”

  他剛剛看到肖凡的車,從眼前開了過去,車里還載著一個女人。

  “以后不要再提他?!眴碳我坏难鄣组W過一抹的厭惡,說完,她閉上眼睛,身體重心后移,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周叔看著她眼底的黑眼圈,心知喬嘉一已經很累了,識趣的沒有再開口。

  沉默的駕駛著車子,掉頭,往公司的方向駛去。

  半路上,喬嘉一的電話再度響起。

  來電顯示的照片上,一個漂亮的小男孩,笑容燦爛。

  喬嘉一的眼底泛起一抹暖意,手指劃過綠色的接通鍵,將手機舉到耳邊,柔聲道:“朔朔,幼兒園放學了嗎?”

  “還沒。媽媽,你今天是不是又要忙工作,不能來接我?”電話那頭傳來一道奶聲奶氣的男聲。

  喬嘉一聽著這聲音,腦海中腦補出喬之朔委屈的表情,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揚:“朔朔,那媽媽讓周爺爺去接你好不好?回頭媽媽親自下廚,晚飯就做你最喜歡的油燜大蝦好不好?”

  “晚上親自下廚?那媽媽,你晚上是不是沒有飯局?”

  喬嘉一并沒有聽出喬之朔童聲之下的試探,毫無防備的點頭:“對啊,媽媽晚上沒有飯局?!?/p>

  “哦哦。那媽媽你現在能不能去民政局一趟?老師說讓家長帶著戶口本去一趟民政局,辦一個叫……嗯……叫什么的證件,老師說的我沒記住,也搞不懂到底是什么,媽媽你去看一看好不好?”

  喬之朔從小就比較懂事,很少跟喬嘉一要求什么,所以,就算四點鐘董事會開會在即,喬嘉一也并沒有回絕他。

  “媽媽,朔朔是不是讓你為難了?可是老師已經出發去民政局等著了,他怕你弄不來……”喬之朔有些委屈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喬嘉一心頭一軟,沒有細想,就答應了下來。

  掛斷了電話,喬嘉一知會周叔再度掉頭:“去民政局?!?/p>

  逼她讓權,是董事會上萬年不變的主題。

  喬嘉一從很早以前就不耐煩應付了,但為了大局為重,卻又不得不出席。

  這一次,就讓她任性一回吧!

  車子很快就到達了民政局,喬嘉一剛一下車,就有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男人迎了過來。

  詢問她是不是喬之朔的媽媽?

  喬嘉一點了點頭,那人便問她:“身份證、戶口本帶了沒有?”

  喬嘉一再度點了點頭,在那人索要的動作下,不明所以的將身份證和戶口本都交到了他手上。

  卻沒想到,那人一拿到身份證和戶口本,就直接走向了民政局里,連一句解釋的話都沒有!

  這讓喬嘉一懷疑:他真的是朔朔的幼兒園老師嗎?

  喬嘉一眉頭皺起,下意識的追了上去,但在民政局的門口,被另一名年輕男人攔了下來。

  她心急如焚,怕那男人拿自己的身份信息做壞事。但被攔在門外,她就算是再著急,也無濟于事,只能焦急的在門口等待著。

  二十分鐘后,男人從民政局出來。

  不僅將她的身份證和戶口本還給她,還給了她一個紅色的小本本!

  上面寫了三個大字:結婚證!


  ☆、第12章 準老公是男神


  喬嘉一驚得目瞪口呆,大紅封皮的結婚證拿在手里如同燙手山芋一般:“這是給,給我的?”

  那人微笑著點了點頭。

  喬嘉一喉頭滑動,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

  在不斷地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后,鼓起勇氣翻開結婚證。

  她只瞥了一眼,就嚇得趕緊將它一把合上。結結巴巴的問:“這真的是給我的?你你你……沒弄錯?”

  “太太,您的名字都在結婚證上寫著呢!我確定以及肯定,一定沒弄錯!”

  喬嘉一腳步踉蹌著往后推了幾步,擺擺手連聲道:“不行不行不行,你得讓我緩緩!”

  喬嘉一再度翻開結婚證,看著上面的名字,以及那張明顯是合成的二寸結婚照片,又忍不住開口問:“大兄弟,你真的沒弄錯嗎?我怎么覺得這么不真實呢?”

  “太太,我真的沒弄錯!”那人哭笑不得的說道,說完,又自我介紹說:“太太,我叫方力,是秦老爺子的警衛員,您叫我小方就行了!老爺子讓我接您回老宅子一趟,您是乘我的車去?還是坐自己的?”

  “坐自己的吧?!眴碳我徽f完就后悔了,但沒能她再開口,方力就直接做了決定:“那行,那我們在前頭開車,您讓司機在后面跟著就行了?!?/p>

  說完,他徑直走向一旁的停車場,上了一輛軍用越野。

  喬嘉一掃了一眼牌照,鮮紅的字母,后面數字是一排五個8。

  車牌霸氣又囂張。

  小方上了車,發動了車子,從車窗戶中探出頭來,朝著喬嘉一打了個招呼:“太太,快上車吧。這就走了?!?/p>

  喬嘉一應了一聲,小跑走向座駕,直接開門上車,吩咐周叔:“跟上前面那輛軍用越野?!?/p>

  車子發動,喬嘉一下意識的攥緊了手中的結婚證,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

  她簡直不敢相信,她竟然和秦錚結婚了!

  在她做好了此生與他再無交集的決定之后!

  就算是在半個小時前,如果有人說:喬嘉一,你會和秦錚結婚!

  喬嘉一也不會信,而且會哈哈大笑,說她真會開玩笑!

  但是現在,她真的和秦錚結婚了!不是開玩笑,是真的!

  結婚證就拿在她的手里!

  喬嘉一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連手指都激動的不可抑止的在發抖。

  她小心翼翼的、如同對待至寶一般,緩緩地將結婚證展開。

  當她看到結婚證上‘秦錚’的名字時,唇角不由自主的上翹。

  心中狂喜的喬嘉一,將結婚證合上,緊緊地貼在自己心臟的位置,歡喜的笑出聲來!

  她被結婚了!

  對象是她從十五歲起,到如今二十五歲,整整暗戀了十年的男神秦錚!

  喬嘉一險些被這天上掉餡餅的喜事砸暈,坐在車后座上,傻笑著停不下來。

  現在,她的整個人,整顆心,整個大腦,全都被秦錚塞滿!

  她的心,已經飛向了九霄云外,飛到了秦錚的身上。

  至于什么董事會,什么嘴臉丑惡的堂叔堂伯,什么肖凡,什么林雅夢,全部靠邊站!


  ☆、第13章 秦少將


  秦錚出身軍人世家。

  曾祖父是當年抗日戰爭中的名將,開國功臣;爺爺曾經是平城軍區的軍長,上將軍銜;父母親也都是軍人,只不過在秦錚很小的時候,就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意外去世了。

  而秦錚,在軍區大院里長大,從很小的時候,就立志成為一名軍人。

  所以他在高中畢業之后,沒有讀大學,而是直接下了部隊。

  現在已經是特種部隊中的特種部隊‘血獅’的大隊長,少將軍銜。

  ‘血獅’是一支專門執行高難度特殊任務的多用途軍事突擊隊,一支不存在的影子特種部隊,所以也被人稱之為華夏陸軍的‘DeltaForce’!

  ‘血獅’除了參加中大軍事演習之外,從來都是以實戰為主!

  不論敵人在哪兒,干了什么,只要有需要,‘血獅’突擊隊就會出現在任何的時候,用任何可能的方式,滲透進他們需要去的地方,干脆利落的干掉敵人!

  ‘血獅’是一支高度保密的特種隊伍,所以‘血獅’的隊員們服役期間的檔案,全部存放在華夏總參情報處保密室,只有獲得了授權的人,才可以翻閱!

  能夠進入這支部隊的士兵,全部都是各個部隊里精銳中的精銳。

  而秦錚,更甚!

  他曾經連續五年拿下所在部隊單兵作戰的冠軍,而且只要是有他的比賽,他敢說自己是第二,那就沒有人能說第一。

  他就像是一座可望而不可及的大山,狠狠地擋在所有人的面前,讓所有的軍人都想超越,但卻永遠都超越不了的存在。

  他從普通的偵察兵做起,一路真刀真槍干到了現在。

  青云直上的晉升之路,背后是累累的功勛!

  整個平城,只要是稍微有點底子的家族,幾乎都聽說過他的事跡。

  平城市軍區大院,位于平城市黃金地段。

  被高墻紅妝綠瓦圍住的軍區大院,堪稱是整個平城最豪華的高檔別墅區,士兵二十四小時站崗巡邏!

  就算是有人介紹擔保,喬嘉一的車,還是經過了一番仔細的排查,才被放行。

  車子緩緩駛入軍區大院,在大院里又行駛了五分鐘左右,才停在一棟三層的洋房、帶獨立花園的院子門口。

  喬嘉一下了車,在方力的帶領下,剛走進院子里,一輛黑色的轎車,便從車庫中駛出。

  她忙走到道路一側,給轎車讓出路來。

  而那黑色轎車卻在喬嘉一的面前停下,車后排的窗戶玻璃緩緩降下。

  已經改名為秦之朔的喬之朔,從車窗里探出頭來,笑容滿面的對喬嘉一說道:“媽媽,太爺爺說要帶我去拜訪其他的太爺爺們,晚飯不回來吃了,您不用等我們了。還有還有,爺爺還說,爸爸今天晚上就會回來,讓您等的時候不要著急!”

  說話間,他狡黠的朝著喬嘉一眨了眨眼睛,然后,他就急急的升上了車窗戶,催促司機:“快走快走!”

  喬嘉一從車窗戶露出的縫里看到,秦之朔的后面,坐著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

  “秦……等等……”喬嘉一還想說些什么,但車子已經像是離弦的箭一般,在她的眼前飛速竄過,很快便沒了蹤影。

  喬嘉一氣的跺了跺腳,到了這個時候,她就是再笨,也想到了這一切,根本就是秦之朔搞的鬼!

  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找上秦老爺子的,又是怎么說服秦老爺子讓秦錚娶自己的!

  要知道,秦錚是軍人,一旦結婚,是很難再離婚的!


  ☆、第14章 睡在他的床


  天色漸晚,夜幕降臨。

  喬嘉一拘謹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側著頭,透過透明的玻璃,看著窗外,手里握著早已經關機的手機。

  秦家的保姆陳媽第三次的過來催促喬嘉一過去吃飯:“太太,少爺今晚可能回不來了,您還是先過來吃晚飯吧!”

  喬嘉一搖了搖頭:“還是再等等吧?!?/p>

  “已經十點鐘了,您還是別等了?!标悑屴D頭看了一眼時鐘,勸道:“少爺所在的部隊特殊,有時候說好回來陪老爺子一塊過年,也會因為突發情況來不了。所以太太,您還是先吃吧?!?/p>

  喬嘉一拗不過她,只好先過去餐廳吃飯。

  吃過晚飯,已經接近十點半,秦錚還是沒有回來。

  喬嘉一看時間太晚,決定不再等了,她跟陳媽說了一聲:她先走了,讓陳媽等秦老爺子、還有秦錚回來,告訴他們一聲。

  結果陳媽卻說:“太太,您今晚就留在這里休息吧。大院在晚上十點鐘以后到第二天一早四點鐘之間,都不允許人進出,除非有特別通行證。而且,太太您的司機,也已經回去了?!?/p>

  喬嘉一沒有辦法,只能留在秦家過夜。

  她本以為,陳媽會安排她在客房留宿,哪成想,她竟直接領著她去了秦錚的房間。

  “太太,真是不好意思。家里很少來客人,而且就算來客人也很少留宿,所以并沒有備客房,所以只能委屈您一下了?!标悑屨f的誠懇,所以喬嘉一就算知道,她說的不可能是實話,也只能睜著眼睛說瞎話,表面上相信了她的話。

  就這樣,喬嘉一被推進了秦錚的房間。

  隔著一道門,喬嘉一聽著陳媽的腳步聲漸行漸遠,直到最后消失不見后,她這才試探著走進秦錚的房間深處。

  秦錚的房間是套間,外面有一個類似小客廳的房間,里面才是睡覺的臥室。

  他的房間裝修一如他的人那般清冷中透著一股子的冷淡。

  黑白灰的色調,家具是最簡單的基本款,沒有絲毫的人氣,清冷的如同樣板房一般。

  喬嘉一知道秦錚的性格,知道他最討厭有人闖進他的私人領地,所以她沒敢動他的東西,只是隔著一米遠的距離,將他房間的每一寸角落都看了個仔細,將有關他的東西,刻進記憶的最深處。

  夜深了,她走進浴室,簡單的洗了個澡。

  然后穿上陳媽一早特意放在架子上的浴袍,走出浴室。

  她吹干了頭發后,這才小心翼翼的躺在秦錚的床上。

  她只占了床邊的一點角落,后背躺在絲滑的床單上,身上蓋著有著獨屬于秦錚味道的蠶絲被,心臟狂跳。

  她從沒想過自己能靠近秦錚,更是連做夢也沒有想過,自己能住進他的家里,睡在他的床上。

  喬嘉一閉著眼睛,卻絲毫沒有睡意。

  她在腦海中幻想和秦錚見面的時的樣子,在耳朵里,聽著自己的心臟‘噗通噗通’跳動的聲音。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有了睡意,朦朦朧朧的睡了過去。

  半夜,睡眠很淺的喬嘉一,迷迷糊糊的感覺到,臥室的房門被人推開,然后床上一陷,有人躺在了她的身邊。


  ☆、第15章 羞辱


  半夜,睡眠一向很淺的喬嘉一,迷迷糊糊的感覺到,臥室的房門被人推開。

  隨后,床上一陷,有人躺在了她的身邊。

  她身子狠狠地哆嗦了一下,瞬間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

  房間里沒有開燈,一片黑暗中,喬嘉一看不清男人的臉,但她還是一眼就猜出了他是秦錚。

  五年沒見,再相見時又是這么個情形,所以喬嘉一緊張地同時又有些恍惚。

  她舔了舔有些干澀的唇瓣,半晌,才故作鎮定的出聲:“秦……”

  “呵!”喬嘉一剛一開口,就被秦錚一字冷哼打斷,語氣中夾雜著輕蔑的嘲諷。

  她余下的話,被這一記冷哼堵在了嗓子眼,再也說不出口。

  秦錚突然動了,整個人朝著喬嘉一壓了過來。

  喬嘉一呼吸一窒,緊張地抿緊了唇,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在黑暗中湊近的臉。

  秦錚卻越過她去,長臂伸出,按亮了床頭燈。

  昏黃暗沉的暖光打在秦錚的臉上,讓喬嘉一看清楚他的臉的同時,也看清了他闃黑的黑眸中的那抹幾乎將她冰凍的冷意。

  冷漠的眼神中,夾雜著一抹不易察覺的厭惡。

  他驀地撐起身子,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板正,強迫她睜開眼睛看著自己。

  他打量了喬嘉一許久,才開口,語氣中滿是譏諷的冷意:“喬嘉一?好樣的,你可真是好樣的!”

  他突然暴怒,隔著被子將喬嘉一從床上扯起來,連拖帶拽的將她扔出門外。

  大冬天的寒夜,突然而然被人從溫暖的被窩中拖出來,扔進沒有空調暖氣的走廊,喬嘉一渾身打了個哆嗦。

  她一邊裹緊身上僅有的浴袍,一邊伸出手去拉秦錚的手:“阿錚……”

  簡單的兩個字,卻讓秦錚瞳仁陡然一縮。

  他驟然用力,狠狠地將喬嘉一推開:“閉嘴!”

  喬嘉一沒有防備,身子踉蹌著往后倒去,最終重重的摔在冰涼的地板上。

  “不許這么喊我!”秦錚居高臨下的冷睨了一眼喬嘉一,眼神格外的冷冽鋒利。

  “喬嘉一,別以為上了秦家的戶口本就萬事大吉了。像你這種一肚子算計的女人,遲早給我滾出去!”

  喬嘉一怔住,本能的開口為自己辯解:“我沒有……”

  “沒有?”秦錚冷哼一聲,咬重了語氣,一字一句的開口說出輕蔑的嘲弄:“五年前給我下藥,裝模作樣的獻身,偷偷懷孩子;五年后,用孩子逼迫老爺子讓我娶你!喬嘉一,你可真是好手段??!”

  “不是我!”喬嘉一眉心微皺了一下,想起五年前那晚陰差陽錯的巧合,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解釋。

  她組織語言時的遲疑,落在秦錚的眼里,讓他誤以為,她是心虛的狡辯。

  他勾唇冷笑了一聲,退回房間,重重的將房門關上。

  震耳欲聾的摔門聲響起,喬嘉一怔愣的看著緊閉的房門發呆,眼神茫然。

  她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錯?

  竟然讓秦錚誤以為,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地板冰涼,透著徹骨的寒意。

  不一會兒,喬嘉一就感覺到雙腿被凍得冰涼麻木。

  她艱難的扶著墻,從地上站起來。

  冷風嗖嗖的通過她浴袍的領口、下擺,往她的身上鉆,很快,全身上下僅存的那點暖意,也消失不見,只剩下如墮冰窖的冷。

  喬嘉一嘆了一口氣,光著腳,踩著冰涼的地板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走了幾步,她怔在了原地。

  樓梯口的位置,一個四歲的小男孩,笑吟吟的站在那兒。


  ☆、第16章 暖男腹黑的兒子


  樓梯口的位置,一個四歲的小男孩,笑吟吟的站在那兒。

  看到喬嘉一的滿身狼狽,他的臉色一變,心疼的朝著喬嘉一跑過來,一頭撲進她的懷里:“媽媽,你怎么搞成這個樣子?是不是我那個便宜爹欺負你了?”

  說著,他從喬嘉一的懷里探出頭來,揮了揮小拳頭:“一定是他欺負你了!媽媽,你等著,我去幫你報仇!”

  秦之朔說完,便要去教訓秦錚,喬嘉一趕忙扯住他的腰帶,將他抱進懷里:“別,他沒欺負我?!?/p>

  “他沒欺負你,那你怎么就穿這么一點在走廊上受凍?你受虐狂???”秦之朔一副‘你當我傻’的表情。

  喬嘉一被噎了一下,半天說不出話來。

  只得轉移話題:“朔朔,媽媽好冷??!你的房間在哪里?讓媽媽進去取取暖好不好?”

  秦之朔從喬嘉一的懷里跳下來,拽著喬嘉一的手往自己的房間跑去,一邊跑,一邊心疼的埋怨:“媽媽,你這個笨蛋!都這么大的人了,怎么還被人欺負!連我一個小孩子也不如!你讓我怎么放心把你嫁給我那個便宜爹!他看你老實欺負你可怎么辦?”

  他一路上啰啰嗦嗦,喋喋不休個不停。

  喬嘉一聽著,卻感覺到心中一陣陣的暖流劃過。

  被秦錚差點捏碎的心,也被秦之朔的關心補全。

  秦之朔的房間,就在秦錚的房間旁邊。

  因為他出現在秦家的突然,所以房間并沒來得及收拾,還是標準的客房擺設。

  不過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喬嘉一只想好好地洗一個熱水澡,將全身的寒氣驅散!

  洗了澡,她將自己裹緊,快速鉆進了暖烘烘的被子里,但即便如此,她還是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秦之朔心疼的忙倒了一杯熱水遞給她。

  喬嘉一一飲而盡。

  將水杯放在床頭柜上,喬嘉一躺在床上蔫蔫的道:“朔朔,你不用管我了。天不早了,趕緊洗洗睡吧?!?/p>

  秦之朔應了一聲,卻沒有聽她的話,而是急匆匆的出了房間。

  十分鐘后,他才回來,身后還跟著陳媽。

  陳媽的手里,端著一碗熱騰騰的姜湯。

  陳媽一臉歉意:“太太,真是不好意思,是我考慮不周了,害您白白受了這份罪??旌攘诉@碗姜湯,驅驅寒,別再感冒了?!?/p>

  秦之朔低著頭站在一旁,一臉愧疚的用手指絞著手指。

  喝完姜湯,送走了陳媽,喬嘉一才看向秦之朔,問:“怎么回事?”

  從一開始她就懷疑是秦之朔搞的鬼,不然怎么她剛來秦家,秦老爺子就帶著他出門拜訪老朋友?確定不是秦之朔怕自己被怪罪,而故意躲著她?

  而且更巧的是,秦錚剛一回來,他就出現在了樓梯口?就算是巧合,也不會這么巧吧?

  秦之朔如同小姑娘一樣,撅著嘴巴,食指對食指,委委屈屈的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太爺爺說的,說便宜爹脾氣特別好,我才敢讓您去住他房間的。哪知道他這么兇,竟然直接把您趕出來了,我……我……沒想到嘛,媽媽,對不起!”

  說著,他一頭扎進喬嘉一的懷里,竟扯開嗓子哇哇大哭了起來。


  ☆、第17章 搞鬼


  喬嘉一嘆了一口氣,溫柔的摸了摸他后腦勺柔軟的頭發,“好了,別哭了。媽媽知道,你是為了媽媽好,媽媽沒有怪你?!?/p>

  “真的嗎?”秦之朔從喬嘉一的懷里揚起頭來,小臉上還帶著未干的淚痕。

  “當然是真的?!眴碳我惶譃樗寥ツ樕臏I水:“快別哭了?!?/p>

  “哦耶!”見喬嘉一沒有生氣,秦之朔忙從喬嘉一的懷里掙脫出來,快步跑進浴室:“那我去洗澡了?!?/p>

  喬嘉一哭笑不得的看著他耍寶,心底一片柔軟。

  關了燈,摟著秦之朔睡在柔軟的大床上,喬嘉一睜著眼,看著黑漆漆的天花板,久久回不過神來。

  ……

  “喬嘉一,別以為上了秦家的戶口本就萬事大吉了。像你這種一肚子算計的女人,遲早給我滾出去!”

  “五年前給我下藥,裝模作樣的獻身;五年后,用孩子逼迫老爺子讓我娶你!喬嘉一,你可真是好手段??!”

  ……

  秦錚的話,一遍又一遍的回蕩在喬嘉一的耳邊,讓她遲遲不能入睡。

  只要她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會浮現出秦錚那雙冷的沒有任何溫度的黑眸,眸光岑冷而鋒利,讓喬嘉一覺得,連空氣中的氧氣,都涔著尖銳的冰棱,每一次呼吸,都刺的她的肺臟生疼。

  她不由得輕聲嘆了一口氣。

  秦之朔抱著她腰的手動了動,小腦袋在她的懷中蹭了蹭,開口道:“媽媽,您還沒睡???”

  “睡了?!眴碳我婚]上眼睛?!安辉S說話,看誰先睡著?!?/p>

  “嘖!”秦之朔撇了撇嘴:“媽媽,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您能不能別用哄小孩的方法哄我?”

  “知道了,四歲了的大孩子?!眴碳我粦?。

  秦之朔撅了撅嘴巴,嘟囔道:“還是哄小孩的嘛!”

  他扭動著小身子,爬到床頭,通過床頭燈昏暗的燈光看著喬嘉一的臉,問道:“媽媽,您怎么都不問問我?您看啊,您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跟我的便宜爹辦了結婚證,都不好奇是怎么回事嗎?”

  “不好奇?!眴碳我恢?,自己兒子聰明,所以才不想讓他得意呢!

  “回答不是這樣的!您應該說好奇?!鼻刂凡粷M的伸出小胳膊,摟住喬嘉一的脖子,撒嬌似的搖啊搖:“您快說好奇?!?/p>

  “好好好,好奇,好奇行了吧!”喬嘉一無奈的道:“那就請喬之朔小朋友跟媽媽說一說,你是怎么搞的鬼?”

  “秦,是秦之朔!爺爺說戶口已經挪過來,改了名字了!”秦之朔強調著。

  “媽媽,我才沒有搞鬼。我只是找到太爺爺,告訴他,我媽媽今天要跟別人領證了,你重孫子要去跟別的男人姓,叫別的男人爸爸了!然后他就叫我打電話給您,讓您帶身份證和戶口本去民政局,我只是照辦?!?/p>

  這小家伙真是越來越膽大了!不過有個問題,確實值得問問。

  喬嘉一扯過秦之朔,摸了摸他有些涼的胳膊,將他塞進被子里,問他:“你怎么找上秦老爺子的?我記得,我沒跟你說過你爸爸的事?!?/p>


  ☆、第18章 費勁心機


  秦之朔縮了縮腦袋,有些心虛的道:“媽媽,您知道自己床底下有個上鎖的箱子吧?”

  喬嘉一倏然坐起來,瞪大了眼睛,驚訝的看著秦之朔:“你打開了?”

  秦之朔的聲音低了下來,吶吶的,低若蚊吟:“我好奇嘛!”

  “里面的東西,你都看了?”喬嘉一盯著秦之朔的目光有些微妙,耳根罕見的泛起紅暈。

  秦之朔心虛的點了點頭。

  喬嘉一半晌沒有說話。

  秦之朔偷偷地抬起頭,小心翼翼的偷瞄了喬嘉一一眼:“媽媽,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好奇,而且我只是打開箱子看了一眼而已,您寫的日記,還有偷拍的我便宜爹的照片,我都沒看見!”

  秦之朔的話簡直是不打自招,卻又讓喬嘉一又羞又惱的瞪大了眼睛。

  這個死孩子,說什么呢!

  她佯裝溫怒的拍了一下秦之朔的屁股,用被子蒙上了他的頭,“趕緊睡覺!再不睡媽媽就打屁股了!”

  “我是大孩子了,您不能打我屁股了,多羞羞啊?!鼻刂啡磴@在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個頭,嘟嘟囔囔的抱怨。

  喬嘉一沒有理他,閉著眼睛嚴肅的道了聲:“睡覺?!?/p>

  秦之朔睜著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側著頭,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喬嘉一。

  見她半天都不理自己,氣悶悶的撅起嘴巴,閉上眼睛,小聲嘟囔:“睡就睡嘛!”

  但過了一會兒,他還是沒有睡著,小身子往喬嘉一的身上蹭了蹭,又忍不住開口問:“媽媽,我再問你最后一個問題好不好?”

  喬嘉一沒有回答,秦之朔自顧自的道:“媽媽,您很小的時候就跟爸爸認識了嗎?我看到你的日記本里夾著一張照片,照片上面站在您旁邊的那個小男孩簡直跟我長得一模一樣!所以那個人是我爸爸吧?”

  回答秦之朔的,是均勻而又綿長的呼吸聲。

  黑暗中,秦之朔吐了吐舌頭,雙手抱住喬嘉一的胳膊,睡著了。

  喬嘉一卻睜開了眼睛,一滴眼淚,從緊閉的眼角流了出來。順著臉頰,溜進了墨黑的發里,消失不見。

  *

  第二天,喬嘉一起了個大早。

  自從生了秦之朔小朋友,她便開始學著自己下廚,這些年,手藝也漸漸練了不錯!

  她習慣性的到廚房里忙活,陳媽則在一旁給她打下手。

  等飯快做好的時候,陳媽去照顧老爺子起床,廚房里只剩下了喬嘉一自己。

  秦錚下樓的時候,喬嘉一剛好將每個人的早餐擺放在餐桌上相應的位置。

  看到秦錚下來,喬嘉一心里一陣的緊張,她拘謹的攥緊衣角,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來:“阿……秦錚,你醒了啊。我做了早餐,過來吃吧?!?/p>

  秦錚面無表情的瞥了她一眼,走到餐桌前拉開椅子。

  他并沒有立刻坐下,而是低頭掃了一眼桌子上屬于自己的那份早餐。

  一碗香氣撲鼻的雞絲面。

  他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漆黑的眼睛中涔著森森的冷意,“喬嘉一,你可真是夠費勁心機的!”


  ☆、第19章 看見你就倒胃口


  “嗯?”喬嘉一的眼睛中閃過一絲的迷茫,她沒有聽明白,秦錚的意思。

  “可惜,你的心機白費了!”秦錚的眼神沒有絲毫的溫度,他冷笑著,伸手端起那晚雞絲面,然后在喬嘉一不明所以的眼神中,將那碗面連同瓷碗,一同丟進垃圾桶中。

  喬嘉一臉上的血色瞬間褪去,變得蒼白如紙。

  秦錚從餐桌上抽出幾張紙巾,擦了擦手,然后將廢棄的紙巾扔進垃圾桶里。

  而后往前幾步,逼近喬嘉一。

  喬嘉一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幾步,秦錚步步緊逼。

  喬嘉一有些慌亂的繼續往后退,直到后背貼上冰涼的墻壁才作罷。

  她抬起頭,瞪大了眼睛看著秦錚那張冷硬的如同刀刻般的俊臉,心臟跳動的頻率有些亂了節拍。

  秦錚湊近喬嘉一的耳邊,聲音很輕,如同情人間的呢喃,說出的話,卻寒冷如冰:“恐怕沒有人告訴你,我在部隊待的這些年,讓我一聞見雞肉的味道就想吐!”

  喬嘉一指尖微微的顫抖著,她蒼白著臉,咬了咬下唇,許久才故作鎮定的笑著開口:“抱歉,我不知道你不喜歡吃雞肉。不過沒關系,你想吃什么,我再給你弄?!?/p>

  “不用了?!鼻劐P往后退了幾步,拉開與喬嘉一的距離,冷漠的道:“看見你我就倒胃口!”

  喬嘉一整個人如遭雷劈。心臟在這一刻,被雷擊的支離破碎。

  她的身體搖搖欲墜,勉強扯了扯唇角,想開口說些什么,但目光對上秦錚那如厭惡病毒般的眼神,所有的話都梗在了喉嚨里,什么也說不出口。

  就在這時,一陣尖銳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

  喬嘉一忙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

  往常如同催命符一般的電話,在此刻卻悅耳的像是天籟。

  喬嘉一忙不迭的背過身子,在秦錚注意不到的角落里,接起電話。

  掛掉了電話,喬嘉一返回餐廳。

  剛巧,秦老爺子在陳媽的攙扶下,拄著拐杖在餐桌上坐下。

  他一看到喬嘉一,就伸出手,笑呵呵的招呼她坐到自己身邊來。

  喬嘉一偷偷地瞄了秦錚一眼,抱歉的對秦老爺子笑了笑:“對不起啊爺爺,公司召開了董事會,就等我自己了。所以,我恐怕不能陪你一塊吃早餐了”

  “這有什么好對不起的,這次不行下次,反正來日方長?!鼻乩蠣斪有Φ暮芎挽?,轉頭對秦錚說:“阿錚啊,你去送送嘉一?!?/p>

  喬嘉一注意到,秦錚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了起來。

  她忙擺擺手:“不用了,我讓司機來接我就行了?!?/p>

  “太麻煩了,還是讓阿錚去送你省事?!鼻乩蠣斪訉χ鴨碳我恍呛堑恼f完,再對秦錚說話的時候,語氣重了幾分:“阿錚,還不去送送你媳婦!”

  “不,不用……”喬嘉一僵硬的笑著,忙拒絕。

  秦錚卻陡然從椅子上站起來,連看都不看喬嘉一一眼,大步走出餐廳。

  喬嘉一忙跟秦老爺子告別,然后轉身,一路小跑,直到走到了車庫大門,才勉強跟上秦錚的腳步。

  秦錚突然停下腳步,反手掐住了喬嘉一的脖子,將她狠狠地按在墻上。


  ☆、第20章 你守空房吧!


  猝不及防間,后背狠狠地砸在了水泥的墻面上。

  堅硬的水泥墻面,撞得喬嘉一的后背生疼,眼淚,差點飚了出來。

  她倒抽了一口涼氣,抬起霧蒙蒙的眼睛,慌亂的看向秦錚:“秦錚……”

  “閉嘴!”秦錚暴怒,掐著喬嘉一脖子的手漸漸用力收緊。

  他湊近喬嘉一的臉,目光陰騭,聲音森寒涔冷:“喬嘉一,別以為用小孩子哄得爺爺歡心就行了!你等著守空房吧!”

  脖子被緊緊的扼住,喬嘉一頓時就感覺到呼吸困難,喘不過氣來。

  而此刻秦錚的話,就像是一擊重錘,狠狠地砸在喬嘉一的身上。

  她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嘴巴張大,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秦錚冷笑,在喬嘉一快要窒息的時候,才松開手。

  呼吸暢通了,但胸口那種讓人絕望的窒息感還在。

  喬嘉一摸了摸胸口,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一臉后怕。

  秦錚冷漠的掃了她一眼,轉身,剛走了一步,卻被喬嘉一拉住胳膊。

  “秦錚,你等等……”

  秦錚停下腳步,側頭,冰冷的目光落在喬嘉一拽著自己手腕的手上。

  喬嘉一忙不迭的松開,有些惶恐的開口:“我……有話要說?!?/p>

  “說?!鼻劐P連一抹眼神都不屑給她,頭也不回的道。

  喬嘉一咬了咬下唇,猶豫了半秒鐘,才有些忐忑的開口:“秦錚,你不記得我了嗎?我們曾經那么親密過,你還說過……”

  “喬嘉一!”

  不等喬嘉一說完,秦錚就一臉不耐的打斷了她的話:“我們是曾經親密過,但那天的親密是在我意識不清的情況下發生的。但現在,我只要想起來,就覺得惡心!喬嘉一,你讓我惡心!”

  喬嘉一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如紙,身體搖搖欲墜。

  她死死的咬住下唇,強裝出平靜的樣子,一邊搖頭一邊說道:“我不是說五年前的那晚,我說的是,比五年前更往前的事。秦錚,你還記不記得?我是嘉一,軍訓、洪水、泥石流,你被山石砸暈,是我把你從山上背……”下來的!

  “喬嘉一,你非得自取其辱嗎?我不想開口去罵一個女人!”秦錚黑眸深邃,平靜無波,沒有一絲的感情波動。

  “你都記得……還說我自取其辱?秦錚,你……”喬嘉一睫毛不停地抖動著,嘴唇微微顫抖,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秦錚驟然轉過身來,黑眸死死的盯著喬嘉一的眼睛:“喬嘉一,為了嫁給我,你可真是煞費苦心??!”

  他伸出手,捏住喬嘉一的下巴,逼迫她抬頭。

  秦錚的手勁大,下巴傳來的疼痛,讓喬嘉一幾乎以為下巴被捏碎了,眉頭不由得深深蹙起。

  “可惜了,我這個人,平生最討厭的事,就是被人算計!”秦錚一字一句的吐出這段話,語氣森冷如冰。

  喬嘉一下意識的搖頭,為自己辯駁:“我沒有……”

  “狡辯!”秦錚厭惡的將喬嘉一的臉推開,如同躲避病菌一般,往后退了好幾步。

  喬嘉一的臉被那力道推開,無力的往一邊偏過去,強忍著的眼淚,也在這一刻,再也忍不住的從眼眶中掉下來。

  秦錚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鏈子,隨意的往喬嘉一的身上扔過去:“下次‘不小心’掉東西,記得掉個不明顯的地方!那么容易被找到,明擺著故意的!”

  小小的手鏈砸在喬嘉一的身上,她忙伸手去接,但手鏈卻更快一步的掉在地上。

  小小的粉鉆手鏈,一顆粉鉆的后面,刻著一個英文字母‘Q’。

  正是五年前,喬嘉一不小心遺失在總統套房內的那條手鏈。


  ☆、第21章 對她有感覺


  喬嘉一彎腰將手鏈拾起來,發現當年斷裂的地方,已經被修補好了。斷裂處,還被修補的工匠,細心的鑲了一朵同是粉鉆做成的四葉草。

  喬嘉一的眼淚,一下子止住了。

  她抬起頭,有些怔愣的問秦錚:“這五年,你都把它……帶在身上?”

  “你胡說什么?”秦錚突然拔高音調,惡狠狠的語氣讓喬嘉一嚇了一跳,身體不由自主的抖了抖,然后小心翼翼的往后挪了一步。

  發過火,他的臉上有一抹狼狽的神色一閃而過。

  他掩飾性的低咳了一聲,大步走到車前,拉開車門,迅速鉆了進去。

  隨后發動車子,倒車離庫,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喬嘉一攥著粉鉆手鏈發著呆,心底,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暈染開來。

  直到一陣急促的喇叭聲將她的思緒喚回。

  原來是秦錚因為她長時間的發呆不上車,等的不耐煩了催促。

  秦錚很孝順,非常重視秦老爺子這個算是他唯一親人的人的感受,所以,基本上,秦老爺子說的什么話,他一般情況下不會去忤逆他的意思。

  喬嘉一忙將手鏈收起來,鄭重其事的將它放在包包的夾層內。

  小跑著跑向車子,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上車子。

  她剛關上車門,還沒坐穩,車子已經像是離弦的箭一般,極速沖了出去。

  喬嘉一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后一仰,剛緩過來,正要扯安全帶扣上,車子又猛地轉彎,她的身體,再次不受控制的被甩了出去,額頭重重的撞上了一側的車窗戶玻璃。

  額頭上隱隱作痛,但車子卻像是脫韁了的野馬,在秦錚不停地油門加速中,急速的往前沖。

  喬嘉一一直沒能坐穩,兩只手緊緊地摳著車門上的凹槽,盡量的不被他突然的轉彎甩出去,根本沒工夫去管額頭上的疼痛。

  車子沖出軍區大院,在前方的紅綠燈轉了個彎,秦錚突然就踩了剎車。

  伴隨著車胎摩擦水泥地面發出的刺耳噪聲,喬嘉一的身體劇烈的往前傾。

  如果不是她抓得緊,幾乎又被撞到頭。

  她還沒從急剎車中緩過神來,秦錚冷漠如冰的聲音,已經朝她砸了過來:“滾!”

  喬嘉一的睫毛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眼淚,猝不及防的掉了下來。

  她忙胡亂的將眼淚擦干凈,低下頭:“我走,這就走!”

  說著,她伸手朝車把手摸了過去,開了車門,抖著雙腿從車上下來。

  她還沒站穩,秦錚就已經一腳油門踩到底,沒有絲毫停留的揚長而去。

  車子匯入車流,很快就在喬嘉一的視線中消失。

  喬嘉一怔怔的看著他車子消失的地方,好久,都沒能回過神來。

  她下意識的攥緊了包帶,一只手,覆在包包上。

  那里面,放著秦錚還給她的那條粉鉆手鏈。

  喬嘉一想:秦錚將這條手鏈放在身邊五年,是不是意味著,他對她,并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么厭惡?他是不是,也曾對她有感覺?

  只是現在,因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跟自己領了證,所以才會產生抵觸心理?


  ☆、第22章 董事會被擠兌


  喬嘉一撥通電話給周叔,讓他來軍區大院這邊接自己。

  隨后,她先是回了一趟家,換了一身衣服,這才讓周叔送自己去公司。

  因為作為公司的執行總裁,連續兩天穿同樣的衣服開會,是很失禮地事情。

  這一番耽誤之下,等喬嘉一到達公司的時候,時鐘的指針,已經指向了九點。

  她踩著高跟鞋,匆匆趕往董事會的會議室。

  但,還是晚了。

  她剛一推開會議室的大門,所有的人的視線,都轉向她。

  而后,所有人的目光中,都不約而同的閃現出輕蔑的神色。

  更是有人面露不屑,直接發難:“小喬總架子可真大,昨天放集體董事們鴿子,不來參加董事會還不算完,今天竟然還遲到!真是目中無人!”

  說話的人,是喬衛的一個堂兄弟喬軍。兩個人同一個爺爺,有血緣關系,但并不親近。而且他是喬衛白手起家,有了點小資產后,才來投奔他的。能坐進董事會的桌子上,主要是靠著與喬衛的血緣關系。

  喬嘉一敬他是長輩,一邊往自己的座位走,一邊恭謹的道歉:“不好意思,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昨天是事出突然,所以才沒來得及過來開會,還請各位見諒?!?/p>

  “在場的各位哪一個不比你資歷高?哪一個不是你的長輩?就是你父親坐在你這個位子的時候,見了我們哪一個不得客客氣氣的?換了你小喬總,遲到、不來開會、一句不好意思就完了?”喬軍仗著自己跟喬衛一脈同宗,說話刻薄毫不留情面。

  喬嘉一被他說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面上很掛不住。

  作為一個集團的執行總裁,最重要的就是樹立自己的威信!

  一個沒有威信的領導者,是不會被人信服的,位子也坐不穩!

  喬嘉一覺得,自己之前就是太敬重這些老古董了,以至于,他們越來越狂妄,甚至拿著手中的那點股份,威脅她,妄圖踩在她的頭上,干涉喬氏的核心大權!甚至……更換總裁,將她趕出喬氏集團的高層核心。

  “那你想怎樣?”喬嘉一將手中的文件狠狠地甩在桌子上,‘啪!’的一聲響,她抬眸,冰冷的目光掃過在場所有董事的臉,面無表情的道:“像你曾經威脅我說的那樣嗎?將我趕出喬氏?”

  遲早將喬嘉一拉下執行總裁的位置,是所有董事都默認過的事。他們這群人,誰都不愿意被一個女人壓在頭上,更何況,這個女人在他們的眼中,還是一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

  他們也曾經在喬嘉一的面前晦澀的暗示她,給她壓力,但卻沒有人敢明確的說出來。

  畢竟喬嘉一是喬衛唯一的孩子,而喬衛還在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躺著。

  他們自詡上層人士,人前各個裝的人五人六的,誰都不愿意承擔欺負孤寡晚輩的刻薄名聲!

  十幾個董事,集體噤聲。

  只有搞不清楚狀況的喬軍扔一臉趾高氣揚的道:“我可沒這么說。不過喬嘉一呀,不是你叔我說你,我要是你,早就引咎辭職了,可不敢再厚著臉皮死賴在執行總裁的位置上!”


  ☆、第23章 找茬


  喬嘉一的呼吸一窒,她緊緊的咬住下唇,強裝鎮定。

  喬軍嘴臉丑惡,繼續用話擠兌喬嘉一:“自打你上任以來,這公司的業績是一天不如一天,我們董事會的股東拿的分紅,比你爸在的時候少了有一半還多,嘉一,你自己說說,這像話嗎?哎,不說叔叔說你,你一個學唱歌的好好地在家唱唱歌,拉扯拉扯孩子就行了,干嘛插手公司的生意,這不是沒事找事嘛!”

  喬嘉一閉了閉眼睛,深呼吸一口氣。抬眸平靜的望向喬軍,語氣冰冷:“喬董事,這是公司,請你叫我喬總?!?/p>

  喬軍撇了撇嘴,低聲嘟囔:“臉皮可真厚,都要破產了,還喬總呢!”

  喬嘉一臉色微白,語氣卻依舊強硬:“喬董事,你說什么?我沒聽清,請你再說一遍!”

  這種時候,她不能往后退一步!

  不然,她可能真的會被趕出喬氏集團。

  爸爸還在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如果她在這個時候不能幫他坐穩喬氏執行總裁的位置,那么等以后爸爸出院,他們父女倆個,大概連喬氏的大門都進不去了吧!

  喬軍一旁的另一個中年男人給喬軍使眼色,他也是公司里的董事,叫常兆軍。

  他用手不動聲色的敲了敲文件。

  喬軍了然,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再開口時,沒有繼續糾纏這個問題,而是開始了一連串的發問。

  “喬總,您兩個月花巨款在東城買下的那塊地,對面要建墓地的事,您知道了嗎?”

  “還有,政府要在西郊新建地鐵站,附近開發商圈公開招標,我們前期已經投入了五百萬做企劃,但現在,喬氏的排名最低!平城好幾家著名的地產企業,排名都在喬氏的上頭,再這么下去,不僅我們的前期投入全部打水漂,還有我們后期的所有有關安排,都得往后推,給公司造成的損失不可限量!喬總,這事,你打算怎么辦?”

  “……”

  好不容易應付完董事們的質問,喬嘉一回到自己辦公室的時候,時針已經指向了十點半。

  她疲憊的在椅子上坐下,抬手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

  桌子上堆了一桌子的文件要看,喬嘉一緩和了半分鐘,便翻開文件,開始處理公司的事。

  十一點鐘,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喬嘉一從一堆文件中抬起頭來,“進來?!?/p>

  秘書李涵手里端著一杯咖啡走了進來。

  她將咖啡輕輕放在辦公桌上,恭謹的道:“喬總,平城銀行的張行長剛剛打電話過來,催還貸款。張行長還說,今晚想請您吃飯?!?/p>

  喬嘉一聽了這話,頓時就覺得太陽穴又開始隱隱作痛:“平城銀行的貸款還款期限不是還有半個月嗎?”

  秘書李涵斟酌了一下詞語,才道:“我覺得,他可能是怕我們喬氏突然破產,還不起貸款才提前催繳的?!?/p>

  “我知道了?!毙乜诜路鸨灰粔K巨石堵上,喬嘉一直覺的心里悶悶地,喘不過氣來?!斑€有什么事?”

  “還有……”李涵猶豫了半天,欲言又止。

  “有什么話直說,別吞吞吐吐的?!?/p>

  李涵重重的吐了一口濁氣,才道:“還有就是,石安幫的薛先生,今晚也想請您一塊吃飯。而且他還說,已經訂好了德聚樓的包廂,讓您務必到場!所以張行長的飯局,我已經做主幫您推掉了?!?/p>


  ☆、第24章 鴻門宴


  薛紅林!

  一提起這個人,喬嘉一就覺得頭有點疼。

  她身子疲憊的往后倚在靠背上,抬手揉了揉鼻尖,道:“能推掉嗎?不能推掉改期也行?!?/p>

  李涵為難的搖了搖頭:“喬總,這個真推不掉。您也知道薛先生是什么人,他可是黑-社會老大!生氣跺一腳,整個平城都得抖三抖!他說話,咱們這些小老百姓只能乖乖聽著,怎么可能違逆!所以喬總……”

  “行了,不用說了?!眴碳我粐@了一口氣,朝她擺了擺手:“你出去吧,晚上就讓小宋跟我一塊去薛先生的飯局?!?/p>

  這種明擺著是鴻門宴的局,帶個男人總歸比帶個女人好一點。

  “是?!崩詈难壑杏幸荒ɡ⒕我婚W而過。

  她往后退了幾步,又停下腳步,開口說道:“喬總,上次您讓我找獵頭公司物色的職業經理人有眉目了,等下個星期就能安排你們見面?!?/p>

  “辛苦你了?!眴碳我痪o皺的眉頭微松了松。

  李涵眼中的愧疚更濃了。

  她恭謹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辦公室。

  飯局定下的時間,是晚上八點鐘。

  喬嘉一在公司加班加到七點,才離開公司,乘車子前往飯局約好的飯店德聚樓。

  在去德聚樓的路上,喬嘉一打電話給秦之朔,告訴他,自己今晚有飯局,晚上不去秦家住了,讓他轉告給老爺子。

  秦之朔連聲答應。

  隨后,喬嘉一就掛斷了電話。

  只是掛斷了電話后不久,手機鈴聲再一次的響起。

  這次接通后,秦之朔問她:“媽媽,您的飯局什么時候能結束???爺爺說,等飯局結束以后讓爸爸去接您回來?!?/p>

  喬嘉一心中一動。

  薛紅林是個狠角色,還是個老色鬼,整個平城關于他的傳言不計其數,而且大多數都是不好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喬嘉一絕不會赴約。

  現在,能有秦錚去接她真是再好不過了!

  不過……

  如果爺爺讓秦錚來接自己的話,秦錚肯定又會覺得是她費勁心機,拿爺爺脅迫他的吧?

  到時候,他對她的印象肯定會再次的急轉直下,更厭惡她吧!

  喬嘉一低聲苦笑了一聲,拒絕了這個提議。

  掛斷了電話,她輕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窗外。

  冬夜里的天,黑的很早。

  現在不過才傍晚的七點多鐘,四周已經是黑沉沉的一片了。

  在昏黃的路燈照射下,只能看到路旁急速倒退的樹木,除此之外,只能看到茫茫的夜幕。

  喬嘉一莫名的覺得內心空蕩蕩的。

  到達薛紅林在德聚樓指定的包廂時,時間剛過了七點半,薛紅林還沒有來。

  包廂很大,裝修的富麗堂皇,很是貴氣,卻只設了兩個座位,這讓跟著喬嘉一過來的小宋很尷尬。

  “喬總,你看這……”

  喬嘉一臉色不太好看,她有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薛紅林今天不安好心。

  她抬手招呼了服務生過來,讓她多加一個座位。

  服務生卻斷然拒絕,直說是薛先生特意安排的,不能加座位。

  小宋更尷尬了,臉色因為窘迫,漲的通紅。

  又過了一會兒,包廂的門被人推開,喬嘉一抬頭望去,看到薛紅林的左右臂膀之一的孫二推門進來。

  她忙站起身來,看向孫二的身后。

  但他的身后空空如也,薛紅林并沒有來。

  孫二徑直朝著喬嘉一走過來,卻越過她去,拽住了小宋的胳膊,將他拖著往包廂外走。


  ☆、第25章 不安好心


  喬嘉一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上前緊緊地抓住小宋的胳膊,“孫先生,小宋是跟我一塊過來的助理,您這是干什么?”

  孫二冷漠的目光掃向喬嘉一:“薛先生只請了你一個人?!?/p>

  說完,他不等喬嘉一反應過來,一把將她的手從小宋的胳膊上扯下來,拽著小宋的胳膊,將他拽出包廂。

  喬嘉一心里一驚,不祥的預感席卷全身。

  她忙跑向包廂的門,但門卻先她一步,緊緊關閉。

  喬嘉一握住門把手,轉動,卻驚恐的發現,包廂的門,被反鎖了!

  她出不去!

  薛紅林果然是不安好心!

  喬嘉一渾身戰栗,冷汗從額頭上冒出,她慌慌張張的跑回包廂內,拿起被她放在沙發上的包,翻出里面的手機,撥通秦之朔的電話。

  石安幫在平城一手遮天,報警沒用。

  喬衛白手起家,這些年雖然賺了錢,積攢了人脈,但在石安幫這個巨人的腳下,渺小的就像是螻蟻一樣,根本不被薛紅林放在眼里!

  不然今天,薛紅林也不會來這么一出!

  根本就是欺負她弱小,沒有還手之力!

  現在,只有秦家!

  只有搬出秦家,才能讓薛紅林、讓石安幫這個龐然大物放過自己!

  生意可以不做,錢可以不要,但她的人,絕不能被薛紅林毀掉!

  ‘嘟嘟嘟……“的聲音,一遍一遍的響起,電話卻始終沒有人接聽。

  喬嘉一心急如焚。

  “接電話……快接電話……“

  喬嘉一拿著手機的手不自覺的顫抖著,額頭上的冷汗,順著臉頰流下來。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陡然被人被外面破開。

  喬嘉一驚恐的回過頭去,正好對上薛紅林獰笑的臉。

  她的瞳仁陡然一縮,下意識的將手機藏在背后,腳步往后退了一步。

  隨著薛紅林進屋,包廂的門緩緩關閉。

  他搓著手,臉上掛著讓喬嘉一厭惡的笑容,色瞇瞇的看著她,朝她走過來:“喬小姐,好久不見吶?!?/p>

  喬嘉一的喉頭艱難的滑動了一下,她下意識的咬住下唇,再次往后退了一步。

  后腳跟卻撞上沙發一角,竟是退無可退。

  “上次在項氏的周年酒會上,我對喬小姐簡直是驚為天人!美!喬小姐實在是太美了!今天能跟喬小姐一起共進晚餐,薛某人感覺很是榮幸啊哈哈?!闭f話間薛紅林已經走到了喬嘉一的面前,向喬嘉一伸出了手,做出握手的姿勢。

  喬嘉一忌憚的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還是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指,一觸即分。

  算是在禮儀上挑不出毛病。

  她想的是,薛紅林能這么客客氣氣的說話,說不定事情并沒有她想的那么糟!說不定,只是手底下人做事太粗暴了呢?

  但事實上,喬嘉一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因為她的指尖縮回來的瞬間,被薛紅林的手緊緊地拽住。

  她驚恐的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想要把手抽回來,但手,卻被薛紅林緊緊地攥住,無論她怎么用力,都沒辦法將手抽回來!


  ☆、第26章 做我的情人


  薛紅林的個頭不高,目測只有一米七多一點。樣貌普通,且眉目間充斥著戾氣,一眼看過去,給人一種兇惡的感覺。

  此刻,他就用那張兇神惡煞的臉,色瞇瞇的看著喬嘉一,“喬小姐還是這么漂亮,讓薛某很心動??!”

  說著,他不忘用攥緊喬嘉一手的那只咸豬蹄,輕刮喬嘉一的手心,不動聲色的吃她的豆腐。

  喬嘉一覺得有些惡心。

  但薛紅林她惹不起,只能干笑兩聲,費力的想要將自己的手抽出來:“薛先生謬贊了,呵呵……呵呵?!?/p>

  “呵呵?!毖t林松開喬嘉一的手,作勢要去摟她的腰。

  喬嘉一身子一轉,巧妙地躲開。

  薛紅林臉色一沉,色瞇瞇的眼眸瞇起,開口的語氣有些冷:“喬小姐,我聽說你手里有一塊地急著出手?”

  喬嘉一眼皮顫抖了一下,僵硬的干笑著回答:“呵呵,薛先生的消息真靈通?!?/p>

  薛紅林唇角勾了勾,不笑的他,五官更顯得兇惡。

  他走到桌前,拉開椅子,坐下。

  “聽說喬小姐買下那塊地的價格是兩億?”

  喬嘉一無力的扯了扯唇,表示默認。

  薛紅林繼續道:“那塊地我很感興趣,愿意出兩億的價格買下來。喬小姐,你覺得怎么樣?”

  那塊地的對面即將修建公墓,價值持續貶值。

  薛紅林愿意出兩億的價格買下來,算得上是非常的公道。

  但……

  他真的會這么好心嗎?

  喬嘉一可不信。

  她抿了抿唇,平靜的問:“條件是什么?”

  說話的時候,她用余光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手機。

  電話已經接通。

  薛紅林抬起有些陰沉的眸子,彎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我剛剛說過了,對喬小姐你,很動心?!?/p>

  喬嘉一倒吸了一口涼氣:“所以呢?”

  “做我的情人?!毖t林開門見山,語氣很篤定。

  喬嘉一攥著手機的手緊了緊,她僵硬的張了張嘴,半晌,才艱難的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如果我不答應呢?”

  此話一出,喬嘉一頓時覺得空氣中的溫度驟然降了幾度。

  薛紅林臉色不變,嘴角甚至還揚起一抹淺淺的弧度:“你覺得你能走出這個包廂嗎?”

  喬嘉一的心驀地沉到了谷底。

  她低頭,唇角勾起一抹苦澀的弧度:“這么說,如果我不答應的話,薛先生你就不放我走嗎?”

  “不不不,薛某人是正經人,可不會做這種事!”薛紅林面不改色,“我說過,喬小姐你想走可以走!”

  “但包廂的門上了鎖?!?/p>

  “這就不關我的事了?!闭f著,薛紅林站起身,朝喬嘉一走了過來。

  喬嘉一慌亂的躲開:“你別過來?!?/p>

  薛紅林邪魅一笑,腳步不停,依舊向著喬嘉一緊逼過來,口中替她分析道:“嘉一啊,你看,喬氏現在已經快要破產了。只要你答應做我的情人,馬上的,兩億人民幣到手,這么好的買賣,你上哪里找去?你自己也想想,現在全平城的人,誰能拿得出兩億給你?所以,你還是乖乖答應吧,何必做無謂的反抗?惹怒了我,你人我要了!錢,你卻一分都別想拿到!”

  說完,他朝著喬嘉一撲了過去!


  ☆、第27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別過來!啊——”喬嘉一驚恐的躲開,轉身躲閃的時候,披散著的長發,卻突然被拽住。

  隨后,一股巨大的拉力,將她整個人往后扯去。

  喬嘉一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重重的砸在了薛紅林身前的地上。

  幸好,地板上鋪著柔軟的地毯,這一摔,看著嚇人,實際上并沒有很痛。

  手機在摔倒的時候脫手而出,掉在了不遠處。

  薛紅林蹲下來,撿起地上的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通話頁面,撇嘴冷笑了一聲。

  喬嘉一的心,隨著他的這一聲冷笑,仿佛被緊緊地攥住。

  她從地上爬起來,忌憚的往后退了幾步。手扶在身后的圓桌棱上,防備的盯著薛紅林。

  薛紅林直接將電話掛斷,站起身,陰沉著臉斜睨著喬嘉一:“你若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我不介意用強的?!?/p>

  喬嘉一臉色一下子變得刷白,她艱難的扯了扯唇,勉強扯出一抹笑來,討好道:“薛先生,您是大人物,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何必為難我呢?聽說您喜歡收集唐三彩仕女傭,剛好,前段時間,XG拍賣行新……”

  “有眼前這活的,誰還要那死物!”薛紅林搓了搓手,臉上掛上了色瞇瞇的惡心的笑:“你乖乖聽話,好處少不了你的!”

  “薛先生,我已經結婚了。而且我就是死,也不會做對不起我丈夫的事!請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凡事留一線,他日好相見,薛先生……”喬嘉一一邊躲,一邊快速說著。

  她也想硬氣的直接拒絕,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低三下氣的跟他虛以委蛇。但她不能,她惹不起薛紅林,喬氏也惹不起石安幫!

  “喲,結婚了?”薛紅林有些詫異,不過詫異過后,他的臉上浮現出了猥瑣的笑容:“結婚好??!哈哈哈,人妻玩起來更刺激!薛某人喜歡!桀桀桀桀……”

  喬嘉一臉色一變,她沒想到,薛紅林竟然會是這樣的反應。

  薛紅林張牙舞爪的朝她撲了過來,喬嘉一慌亂的躲避著,急的滿頭大汗。

  這個時候,她想起了秦錚。

  秦錚……

  秦錚……

  不管了,惹怒他也好,讓他更厭惡自己也好,這個時候,必須得借助他的身份了。

  不然今晚,她可能真的會被薛紅林這個色老頭毀掉。

  她可是聽說了,凡是薛紅林上過的女人,事后都會被拍果照!為的,就是不讓那些女人脫離他的掌控。

  她不要這樣!

  后背的衣服被拽住,咸豬手滑向了腰間,眼看著上衣襯衫的下擺被扯開,喬嘉一急急的道:“等等,等等……你不能,不能對我下手!我的丈夫是秦錚!秦錚你知不知道?我是秦錚的妻子!”

  “秦你妹的錚,今天就是天皇老子來了,老子也要上了你!”薛紅林被近在眼前的美色沖昏了頭腦,秦錚的名字從左耳進,從右耳出,根本就沒過腦子,轉瞬就被他忘到了腦后。

  薛紅林從后面緊緊地抱住喬嘉一的腰,拖著她往后退了幾步,然后將她扔到了沙發上,翻身壓了上去。

  他將一條腿擠進喬嘉一的雙腿之間,伸手去扯喬嘉一的衣服。




看全本聯系微信:15967377029(或掃描下方二維碼喵~)

更多小說請關注公眾號:xiaoxiangjiashuwu

聲明:本文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憋說話,掃我,瞄~








發表
湖北快三今天湖北快三 美人捕鱼游戏就认5675⒍ vip 五分彩合法吗 玩家能赚钱的网络游戏 网络捕鱼赢钱游戏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 江西宜黄优乐麻将下载安装 下载一个免费四人打麻将游戏 手机网赚论坛 上证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四川麻将怎么算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