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國運財的富一代正在謝幕!你,能否把握下一個“風口”?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0-02-05 16:05:57

老于說:在首富們倍感焦慮和已過去的2017年,很多事情注定開始從巔峰回落,暴富的潮水逐漸消退,發“國運財”的最富有一代整體形象正在變得支離破碎。人們懷著復雜的心情旁觀了中國政治、經濟的大變遷。與此同時,最節儉的一代人也開始謝幕,殘忍的是,能花錢的新生代將面臨工資越來越難漲的局面。時代已然生變。在泡沫中堅守的人都會是贏家,輸家永遠是窮人,越窮越容易輸。


一、為什么說最富裕的一代中國人在遠去之中?


在蘇東解體之后,全球化風起云涌,中國很好地利用了這個二戰以來,對大國而言難得的戰略機遇期,迅速崛起為全球重要力量。


中國民眾也在短期內基本擺脫貧困,積累了驚人財富。當下在中國涌現了一群千億富豪。


世易時移,隨著中國政治、社會、經濟的三重變遷,最富裕的這代中國人正在逐漸離我們遠去。


在未來中國,再度狂風驟雨般書寫財富神話的機會,如過江之鯽般涌現的土豪群體已是過往,輕易實現人生小目標者可能逐漸寥若晨星。


我們羅列了十個理由,解釋為什么最富裕的一代中國人在遠去之中。


01?中國經濟爆發式增長期已經過去


個人財富的積累取決于國家經濟的興衰,在過去20年,中國經濟的增長令人眩目。


回顧1997年東亞危機至今的20年,中國經濟體量大漲:1997年之時中國GDP僅為7.85萬億元,當時人民幣匯率為8.28,折合約9500億美元,人均僅774美元。這大致僅和目前的烏干達等非洲貧困國家差不多,離當下的越南、印度都差得遠。


到了2016年,中國GDP已比1997年增長了近10倍,折合約為11萬億美元。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其體量和日、德、英三國的總和相當。


中國富裕群體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而涌現,人類也隨著中國邁入現代化、城市化國家而取得了顯著的減貧成績單。過去20年,扣除掉中國的脫貧人口,地球的貧困人口變得不是不少,而是更多。


請不要忘記,在1997年,中國雖然在當時是一個充滿蓬勃活力之地,但其經濟實力,仍然僅可歸屬為全球倒數的低收入國家。在未來,我們已不能指望中國重新復制爆發式經濟增長。


02?中國人民幣大發行的灑錢階段可能已一去不復返


在1997年之際,中國的廣義貨幣M2僅為9.1萬億,相當于當時GDP的115%,而到了2016年底,M2已是155萬億,相當于GDP的兩倍。


如此超級貨幣周期恰好搭配了史無前例的龐大工業化、現代化進程,保證了中國物價指數CPI的中樞水平不升反降。


這一點可能和普通民眾的直觀感受相悖。在90年代中國還是很容易遭遇5%以上的物價漲幅,而近年來,3%的CPI都不多見了。


龐大而廉價的消費品滾滾而來。這種發鈔節奏,決定了存錢不如借錢,借小錢不如借大錢,冒險者迅速攫取了謹慎者的財富。在未來,我們已不能指望央行再度任性發鈔。


03?中國最驚人而無度的行業暴富機會已消退


回顧1997年,中國還不存在市場化的房地產行業,私家車對絕大多數國人而言還是個奢侈的夢想。


20年間,從攫取礦業等資源,到房地產開發等人脈和資金密集行業,再到IT和互聯網等科技英雄時代,挖礦的、蓋房的、用網絡開全球地攤貨的,以及少量做制造業和消費品實體的,構成了中國富裕人群的基本特質。由于金融業沒有掌握在私人部門手中,因此金融業的暴發戶反而不是那么龐大。


投資回報率在中國迅速走低,2012年之前,中國投資回報率ROE估計在12%-18%之間,而當下扣除金融業之外,中國實體經濟的ROE約為7%。


中國進入了低利率時期的優質資產荒困境。在未來,人們很難指望中國還會涌現憑膽氣耍流氓拉關系就能搞定的暴利行業。


04?中國人最顯著的收入增長期似乎也已遠去,漲工資越來越難了


從工薪族的角度看,1997年城鎮職工大約7億人,當年工資總額9602億元,折合年工資收入僅為1380元,月薪也就120元。到2016年估計城鎮職工約7.9億人,工資總額達12萬億,折合年和月工資分別為1.5萬和1250元。上述數據可能和普通民眾的直觀感受不一致。


盡管如此,從不太靠譜的數據看,20年中國經濟增長10倍,職工工資也增長了10多倍。其實當下普通工薪族月薪在3-5千,京滬等一線城市中位數月薪大約為1萬元。


普羅大眾尚且如此,中國富裕階層的財富積累顯然更為驚人。萬元戶已作古,人生小目標才有些氣魄。在未來,中國人口紅利的遠去和勞動力成本的不斷攀升,使得收入增長必然隨著經濟成長回落的大勢而不再洶涌。


05?中國最蔚為壯觀的資產價格膨脹可能也已接近巔峰


中國人資產配置日益多元化,除了傳統的銀行儲蓄之外,中外房地產、股票、理財、藝術品等紛至沓來。在各種資產價格膨脹中,最為引人矚目的是樓市和藝術品市場。


1997年,中國還無所謂房地產市場,2000年前后,京滬市區的商品房價也就在每平米四五千,現在則動輒10萬,一線城市房價足足漲了15-20倍,全國房價的普遍漲幅也不會少于10倍。


是什么拉開了人與人之間的貧富差距?很可能不是工資收入差異造成的,而是是否買房置業拉開了貧富差異。你若在一線城市有兩三套房,基本就邁入千萬富翁俱樂部。


當中國的房價等資產價格到了今天的高位,在未來,中國資產價格很可能不是令人艷羨的,而可能是蘊含風險甚至陷阱的。


06?中國家庭部門最輕松的稅負階段將迅速成為過往,稅收和死亡是必可避免的趨勢


過去20年,從GDP初次分配看,企業占20-25%,家庭部門盡管占比下降仍占近60%;但從稅收占比看,企業貢獻了近70%,家庭部門貢獻僅約12%。


直到2016年,中國政府征繳的個人所得稅也僅剛突破1萬億元。高收入人群的稅負過輕和斂財過速是平行的。


如果企業稅負無法更沉重,那么家庭部門的稅負必然顯著增加。在未來,涉及個人稅負的“三重門”將陸續出現,即遺產稅,房產稅和更完善的個人所得稅。無論如何,家庭部門稅負整體過輕,結構失衡的狀況無法延續。


07?中國人力資源最廉價高效的積累階段可能正在遠去,盡管中國政府仍然苦苦堅持


當下中國的富裕人群,按照1997年之前大學畢業算起,大致是40向上的年齡,更年輕的富豪群體暫時還不是主流。


很幸運的是,彼時在中國的中學和高等教育還是非常便宜和高效的,貧苦子弟進入名牌大學的機會多多。


而當下,中國教育不公現象似乎在抬頭,重點中學的入門競爭,國際學校的遍地開花,高考招生的奇特錄取線,漂洋過海的中國學子,使得從教育層面開始,社會階層的縱向流動已很不順暢。


08?中國最節儉的一代人在謝幕,新生代能花不能掙的跡象逐漸顯露


中國人傳統上愛儲蓄,1997年,中國城鄉居民的儲蓄僅為4.6萬億元,這在當時相當于城鎮職工3年多的工資;2016年底估計居民儲蓄已接近60萬億元,大約相當于城鎮職工5年的工資。


如果考慮到房產,除儲蓄之外的金融動產,那么中國人在過去20年積累下來的財富更為龐大??紤]到龐大財富的積累早于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的門檻,這個財富存量總體上是依賴節儉和儲蓄而成。


但總體上中國家庭部門的儲蓄率已在下滑之中。舒適的成長環境帶來更強安全感、更強依賴心的新生代,他們花錢多過掙錢,追新逐異多過勤儉節約。


在未來,中國人不太可能重復過去20年的高儲蓄,甚至已積累的龐大財富都有可能被逐漸消耗。老齡化和新生代共同催生日益臨近的坐吃山空。


09?中國貧富懸殊最為驚人反差的世代不可維持,舊格局必將被打破


中國120萬人擁有中國家庭部門全部可投資金融資產的37%。貧富鴻溝觸目驚心。


在未來,隨著政府推動社會公平進程,食利階層難以長袖善舞。


10?中國所經歷的偉大而幸運的時代,在快速劃上句號


過去20年,人類經歷了波瀾壯闊的全球化時期,中國抓住了改革開放的良機。特朗普現象的出現,及其在歐洲可能蔓延之勢,都標志著這個偉大而幸運時代的終結。


中國和平發展的戰略機遇期即便尚未終結,其內涵和形式也一定已發生了重大改變。中國最富裕的這一代人的崛起,既依賴個人奮斗,但更大程度上是發了“國運財”,圈了塊地、占了個礦,鉆了個法律的空子的模式不能不終結。


即便全球化在碎片化,孤立主義在抬頭,中國崛起之勢難阻。但這已不意味著中國已有的老式富豪可以延續其斂財的陳舊模式。


回顧20年世事變遷,很可能最富有的一代中國人在逐漸遠去,人們懷著復雜的心情旁觀他們。


深刻的時代烙印,和并不足以駕馭龐大財富的有限心智,使得這一代富裕階層可以得到普羅大眾的羨慕,但難以得到公眾的追隨和認同。


最富裕一代中國人的整體形象支離破碎,光怪陸離,他們擁有龐大的財富,但不太可能贏得同樣巨大的尊重。如果王健林或者馬云老去,遠去,會有人為此唏噓嗎?很難。引領中國未來富裕群體的靈魂人物,尚未出現。



二、從首富變遷史看透中國經濟結構


縱觀這十多年的首富變遷,房地產、IT、家電和能源等,是絕大多數中國富豪的“發家之地”,占比高達百分之七八十。改革開放的體制紅利,加入WTO,國際化,城市化,工業化,股票市場爆發等等都為財富創造提供了源動力。


前些時候,還沒有把首富的位置坐穩的馬云就被漢能控股集團的主席李河君擠下了寶座。馬云的淘寶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李河君的漢能相信很多刷朋友圈的朋友是聽都沒聽說過。首富的位置像是被一個神秘莫測的忍者奪去了。


誰是中國的首富,不僅中國人關心,全世界都關心。馬云和李河君在財富之巔的這場巔峰對決被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彭博社等全球著名財經媒體廣泛關注。


而在1999年7月19日,英國人胡潤排出了中國歷史上第一份和國際接軌的財富排行榜的時候,全世界對此幾乎是興趣寥寥。


你知道中國第一份國際水準的財富排行榜上的首富是誰嗎?絕大多數人可能答不上來。是那時剛從牢里出來的劉曉慶。


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中國首富這14年來的征程。


1999年 電影明星劉曉慶;

2000年 中信集團榮毅仁家族;

2001年 希望集團劉永好家族;

2002年 中信泰富榮智健家族;

2003年 網易丁磊;

2004-2005年 國美黃光裕;

2006年 玖龍紙業張茵;

2007年 碧桂園楊惠妍;

2008年 國美黃光裕;

2009年 比亞迪王傳福;

2010年 宗慶后家族;

2011年 三一重工梁穩根;

2012年 哇哈哈宗慶后;

2013年 大連萬達王健林;

2014年 騰訊控股馬化騰。


過去這十四年中國首富幾乎是一年一換,這和美國的情況可謂是天差地別。蓋茨和巴菲特兩大富豪10好幾年雄踞財富榜首位的盛況在中國幾乎不可能被復制。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讓我們來看一看首富變遷的脈絡。


1、1999年到2002年:利用體制創造財富的時代


所謂的改革紅利被離體制走得近的人大量俘獲,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榮氏家族是舉世聞名的紅色資本家,靠整合體制內的資源打造出自己的財富航母自不必說,劉永好家族的新希望集團又是怎么回事呢?中國為了加入WTO,把農業作為了讓步犧牲的領域,直接給農民的農業補貼被視為禁區。


因此為了確保糧食安全,國家的支農資金絕大部分流入了化肥商、農藥商、農膜商、種子商、配方施肥、生物技術專家的手中。


在農村工業化的過程中,涉農企業一方面更多占有鄉村資源獲取“資源資本化”的制度收益,另一方面更多套取政府支農資金。這就是劉氏希望集團得以迅速累計財富的不為人知的重要源泉--所謂的政策紅利,他們的業務結構可以良好的俘獲這些農業領域的政策紅利。


2、2003到2005年:利用和國際接軌和城市化進程創富的時代


2001年中國加入了WTO,體現在投資層面,國際化和城市化速度顯著加快。美國的互聯網泡沫得以在中國被復制,因為國際化的開放城市怎能沒有互聯網?許多人在美國的中國IT精英(如張朝陽者)看到了這一股潮流,紛紛回國創業,中國的IT業迅速崛起,最后由丁磊代表這一行業登頂財富巔峰。從2002年1月2日的0.95美元到70美元,丁磊的網易只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成為了納斯達克的傳奇。


中國的互聯網泡沫不但復制的是美國的互聯網泡沫,就連上市的地方都是美國的納斯達克。


城里人除了要用互聯網之外,還有就是要改變消費結構。農村人在河里洗衣服,做飯的時候直接到田里摘菜,做飯燒的是草和灶,好幾家人看一個彩電,可一旦被城市化了就不行了,于是各種超市和家電賣場如雨后春筍般的冒了出來,而在這些超市和家電賣場里,國美的黃光裕是最具戰略眼光和最懂資本運作的,短短幾年運用資金杠桿,攻城略地,如入無人之境。黃光裕的登頂可以說是中國國際化和城市化造就的,要感謝那數以億計的鳥槍換炮,由農民變成現代市民的國人。


3、2006-2008年年間:是利用資本市場和金融市場創富的時代


2006-2008年年間,是中國股市最火的一個時期,各路資本大鱷展現神乎其神的財計,買殼上市,注入資產,剝離資產,股市就像橡皮泥,在他們手里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股票里的財富似乎可以就這樣無限上漲。2007年,A股氣勢如虹,沖破6000點,許多股票一年就翻了幾十倍,那一年碧桂園的楊惠妍以1300億元成為中國首富。


中國的資本市場和金融市場監管機制嚴重欠缺,監管水平比起美國更是低了不知多少倍,給了不少吃人不吐骨頭的資本大鱷以暴富的機會,再加上普通股民和不少企業家對西方資本市場傳過來的的金融工程技術缺乏了解,結果都被那些長袖善舞的資本大鱷玩弄于手掌之間。這個時期首富的更迭就和A股的走勢一樣,頻率高,壽命短。


4、2009年--至今:乘著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的東風和消費群體中產化大潮創富的時代


2009年是中國汽車銷售增長最快的一年,增速高達51%,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標志性意義的事件,這意味著中國的消費結構正在加速中產化,中產階級的迅速崛起將成為中國消費經濟的脊柱。


根據法國巴黎銀行的數據,到2020年,中國的中產階級家庭將占到整個中國家庭總數的40%,幾乎和美國相當。


從數據來看,2008年那四萬億之后,中國中產階級家庭占比呈現出了井噴似增長。汽車,智能手機,熟諳互聯網科技成了中國中產階級的標配。


汽車業的王傳福和智能手機互聯網領域的騰訊馬化騰的登頂可以說是水到渠成的自然事件。當然國務院的那四萬億也使得本來要破滅的房地產泡沫煥發了第二春,沒有這第二春主要為建筑業制造各種重機械的三一重工梁穩根和商業地產之王的大連萬達王健林就很難有機會登頂。


不知大家注意到沒有,在最近兩年的財富榜上,IT行業的翹楚越來越多,前50位的IT富豪的財富已經連續兩年增長40%以上。更為耀眼的是,IT行業是新上榜富豪最大的一個來源地。


隨著中產階級和智能手機移動互聯網的崛起,IT行業的創富能力會越來越強。中國正在走向美國似的知識經濟時代。


縱觀這十多年的首富變遷,房地產、IT、家電和能源等,是絕大多數中國富豪的“發家之地”,占比高達百分之七八十。改革開放的體制紅利,加入WTO,國際化,城市化,工業化,股票市場爆發等等都為財富創造提供了源動力。


如今體制紅利釋放的差不多了,WTO和國際化造就的世界工廠也開始衰弱并轉向內需了,城市化和工業化也隨著債務危機風險的增加而放慢腳步,股票市場由于宏觀經濟形勢的惡化還難以徹底突破熊市的禁錮,那么要問的問題是下一波的財富大潮將從哪里發動?


中產階級和智能手機移動互聯網的崛起不可阻擋,IT行業在中國將迎來井噴似的發展,知識經濟將取代世界工廠和世界工地的定位。


未來的首富將越來越多的來自于知識經濟,這似乎是無可置疑的。以前做首富你要做體制的紅人,未來做首富,你要成為科技產業巨子,這體現了中國經濟產業升級,消費結構升級的巨變。


一個不得不提的事情就是中國IT富豪的企業相當大一部分的注冊地不是在中國,而是在開曼群島這樣旳離岸金融中心,中國財富的核心正在加速離岸金融化,這到底是福還是禍呢?目前答案還不能輕易給出,有待觀察。國家需不需要反躬自問,這些未來首富為什么不把公司注冊地設在中國呢?


一部首富變遷史可以看透中國經濟結構的調整,升級和未來態勢,絕不僅僅是茶余飯后的談資那么簡單?


? ? ? ?K線看不懂的,問莊家;莊家看不懂的,問監管;監管看不懂的,問政治;政治看不懂的,問大勢。


? ? 大勢是人心,是人性,它是比政治更高一級的維度,其實,今天的美元信用收縮,也是受制于信用貨幣創造巔峰后,回落的必然,人民幣信用周期也是如此。


? ? 一葉落后,是天下葉落。


? ? ?而越是資產龐大的人,越是需要時間去提前動作,不要等到天下葉落的時候,才知道秋天已至。類似于HK李家的那種資產撤退路徑,過了2015年,恐怕就難以再復制。


? ???一些大鱷在未來幾年的慢慢消磨與泯滅,恐怕難以避免;而對于更多群眾們來說,未來幾年,由于有著更靈活激動的優勢,準備得當的話,反而著更多逆襲可能。? ? ?



綜合:?鐘偉??宏觀經濟評論 (hgjjpl)、錦麟觀察等觀點

管理員微信號fdctz88,加我微信的朋友說明來意和身份的優先通過,加好友后請發名片給我。本人在投資機構,主做上市公司大小非接盤、并購、定增、和股權投資、以及產項目投資、融資不良資產收購等。您有一手的項目和資金都可以與我平臺聯系,進行高效對接。

平時不閑聊、喜歡您有事情直接說事情,有問題請盡可能的一次性說詳細說清楚。我能回答盡可能解答。

文章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QQ:838355301刪除或支付稿費。

長按二維碼,識別二維碼,一鍵關注!


發表
湖北快三今天湖北快三